赵紫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時代在前進,形勢在發展,我們不應該讓歷史遺留下來的老問題拖住前進的步伐。
沒有和平,就不會有發展,人類的幸福也就無從談起。

趙紫陽(1919年-2005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1980-1987年)、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1987-1989年)。

語錄[编辑]

  • 沒有和平,就不會有發展,人類的幸福也就無從談起。[1]
  • 時代在前進,形勢在發展,我們不應該讓歷史遺留下來的老問題拖住前進的步伐。[1]
  • 世界上的事情就怕認真,只要認真甚麼事情都能做好。[1]
  • “我们党是从来不认错的,实在说不过去了,就找替罪羊,将错误都推到他们身上,如林彪,四人帮。找不到替罪羊就说是自然灾害,如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纯粹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错误。”“特别是三年困难时期,农村饿死几千万人,工人阶级没能给予(农民)有效的救助,自己吃商品粮,有副食供应,有布票,保证了最基本的生活需要。”[2]
  • 我跟同学们讲几句话。我们,来得挺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你们,不管怎么样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也不是请你们来原谅我们的,不是的。只是说,现在同学们的身体,到了现在,已经是非常的虚弱了。你们都是绝食到第六天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绝食时间长的话,身体会造成将来难以补偿的损伤。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个大家都知道啊……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现在一定要、最重要的就是赶快结束这个绝食。赶快结束这个绝食。同学们,我也知道,你们这个绝食,是要拿到你们向政府提的问题的满意的答复,但是我觉得啊,要满意的答复,我们这个对话的通道是畅通的。有一些问题,它还是需要一个过程去解决。有一些比如说性质、责任的问题,我觉得,终究可以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什么事情你们也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一个过程。你们不能一直绝食到第六天第七天,现在还是坚持一定要达到满意才停止绝食,但是那个时候就晚了。没有办法补偿了。你们还年轻啊,同学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育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啊,现在十九岁,十八岁,二十几岁,就这样子把生命牺牲掉啊?稍微理智地想一想啊!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们对话的,今天就是说,同学们能不能理智一些,想一想现在已经到了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可以说是忧心如焚,整个北京都在议论你们这个事情!另外你们也知道,北京的事情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北京这么大的城市,又是首都啊,各方面的严重的情况一天一天地增加。你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个事情发展下去啊,不能够控制。造成各方面的影响啊,你看,交通、运输、工作等等。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心意。你们要尽快停止绝食,中国政府决不会就这样子,把对话的门关起来了,决不会。你们说体制有问题,我们可以打开门继续讨论。实际上不管怎么样,慢是慢了一些,实质上一些问题还在逐步地解决嘛。还在逐步地解决嘛。我今天就说这一些,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另外说一说我的心情。希望同志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冷静地想一想。还有阻止绝食的同志们,你们也冷静地想一想。这件事情可不是……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很难想清楚这个事啊。大家这么一股劲的,年轻人啊,我们都从年轻人过来过,我们也游过行,我们也卧过轨,我也知道当时那种情况。没有想后果怎么样。但事后一想啊……你们要冷静地想想今后的事。现在第六天第七天了,真的要过八天、九天、十天吗?我说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你们就是为了要等这一天,等到回答令你们满意的一天,你们也该早结束。谢谢同学们,就是看望一下大家。
    ——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探望绝食学生并神情激动地发表最后一次公开讲话
  • 可能将来有一天也会出现比议会民主制更高级的政治制度,但是那是将来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所以基于这样一点,就可以说,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不仅是要发展市场经济。发展现代的文明,还必须实现议会民主政治的这种政治制度,不然的话,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使它的市场经济成为一种现代的、健康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法治,不可能是一个法治社会。(会产生)像许多发展中国家以及我们中国所出现的这种钱权……(改口)权力的市场化,社会腐败成风,社会的两极分化这种严重的情况。
    ——2000年赵紫阳秘密录音

评价[编辑]

  • 几年来,特别是赵紫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以来,由于他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纵容、支持资产阶级自由化,削弱党的领导和思想政治工作,加上在其他方面的失误,加剧了党内思想混乱、组织涣散、纪律松弛,助长了腐败现象的滋生,严重损害了党群关系,削弱了党的战斗力。国内外敌对势力所以能够兴风作浪,以至制造动乱和反革命暴乱,问题主要出在党内。
    ——1989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
  • 在革命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赵紫阳同志在地方先后担任过中共县委、地委、省委主要领导职务;在改革开放前期,赵紫阳同志先后担任过中央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过有益的贡献。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赵紫阳同志犯了严重错误。
    ——2005年1月29日新华社关于赵紫阳遗体火化的消息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1.2 李海明編,《時人雋語》,香港:明報報業、樹福文化事業,1989年7月,第30
  2. 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台湾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有限公司:《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参见[编辑]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七大前)
陈独秀瞿秋白(代)向忠发王明(代)博古张闻天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
中共中央副主席 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华国锋王洪文康生叶剑英李德生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赵紫阳
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
(七大起)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病逝)陈云(递补)彭真(候补)
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八大起)
邓小平(书记处总书记)胡耀邦(书记处总书记)万里胡启立(免)乔石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刘云山王沪宁
中共中央总书记
(十二大起)
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刘少奇董必武(代)宋庆龄(名誉)李先念杨尚昆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副主席 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朱德宋庆龄董必武乌兰夫王震荣毅仁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李源潮王岐山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华国锋赵紫阳李鹏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
第一副总理 董必武陈云林彪邓小平万里姚依林朱镕基李岚清黄菊(病逝)吴仪(接管)李克强张高丽韩正
外交部部长 周恩来(总理兼)陈毅(副总理兼)姬鹏飞(副总理兼)乔冠华黄华(副总理兼)吴学谦(副总理兼)钱其琛(副总理兼)唐家璇(国务委员兼)李肇星杨洁篪(国委兼)王毅(国委兼)
国防部部长 彭德怀(副总理兼)林彪(副总理兼)叶剑英徐向前(副总理兼)耿飙(副总理兼)张爱萍(国务委员兼)秦基伟(国委兼)迟浩田(国委兼)曹刚川(国委兼)梁光烈(国委兼)常万全(国委兼)魏凤和(国委兼)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刘少奇朱德宋庆龄(代)叶剑英彭真万里乔石李鹏吴邦国张德江栗战书
第一副委员长 宋庆龄林伯渠彭真董必武宋庆龄陈丕显习仲勋田纪云王兆国李建国王晨
全国政协主席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邓颖超李先念李瑞环贾庆林俞正声汪洋
中央军委主席 张国焘(军事部主任)周恩来(军委书记→军事科科长)杨殷(军事部部长)周恩来(军事部部长)项英(中革军委代主席)朱德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军委第一副主席 王稼祥周恩来朱德林彪(亡)刘伯承叶剑英赵紫阳(撤)杨尚昆刘华清张万年胡锦涛郭伯雄习近平范长龙许其亮
中央纪委书记 王荷波刘少奇李维汉朱德董必武陈云乔石尉健行吴官正贺国强王岐山赵乐际
国家监委主任 杨晓渡
中央政法委书记 彭真(政法小组组长)罗瑞卿(组长)谢富治(组长)(实际工作:康生汪东兴纪登奎(组长)彭真陈丕显乔石任建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
最高法院院长 沈钧儒董必武謝覺哉杨秀峰江华郑天翔任建新肖扬王胜俊周强
最高检察院检察长 罗荣桓张鼎丞(公安部长:华国锋赵苍璧黄火青杨易辰刘复之张思卿韩杼滨贾春旺曹建明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