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我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
我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鎔基(1928年10月1日—),中國湖南长沙县人,第十四和十五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1993年—199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1998年—2003年)。

语录[编辑]

  • 「胡雪巖故居,見雕樑磚刻,重樓疊嶂,極江南園林之妙,盡吳越文化之巧。富埒王侯,財傾半壁。古云:富不過三代。以紅頂商人之老謀深算,竟不過十載。驕奢淫靡,忘乎所以,有以致之,可不戒乎?」
偕夫人勞安及女兒朱燕於杭州胡雪巖故居,2002年5月5日
  • 「我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
  • 「我现在感到非常惶恐,唯恐辜负了大家的信任。」
  • 「我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义无反顾!」
  • 「只要我卸任后,中国的老百姓能说一句:『他是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
  • 「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鎔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哎呀,我就谢天谢地了。」
  • 「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西方国家过早地推动资本性资金国际间的自由流动所造成。我这样说,并不是想和别人分稿费。」
  • 「我很少题词,因为我的字写得不好,但是我为3个国家会计学院亲自写下4个大字————“不做假账”。我希望每一个中国国家会计学院毕业的学生,永远都要牢记这四个大字!」
  • 「我们的干部习惯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政府工作,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府职能还不是很清楚。因此做了一些他不应该做的事情。」
  • 「除了我确实是在埋头苦干的工作以外,我没有什么优点。我不希望别人学习我。特别是某家香港报纸说我的本事就是拍桌子,锤板凳,瞪眼睛。那更不要学习我。」
  • 「每天晚上7点-7点半,我必看新闻联播。看他胡说了些什么。」
  • 1988年4月25日,朱镕基在上海市九届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讲话。同志们:

根据大会的安排,现在我向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也许要超过大会规定的时间,因为如果我不讲的话,也许过不了这个关,一会儿还得提问题,还不如我主动“交代”为好。

第一,我的简历。我参加革命的时间比较晚,经历比较简单。我1928年10月出生于长沙,中学都是在湖南省念的,1947年毕业于湖南省立一中,同年在上海考取清华大学,念电机系。入大学后就参加了学生运动,1948年冬天参加中共地下党领导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分配到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计划处,担任生产计划室副主任。当时的计划处处长先是柴树藩同志,后是袁宝华同志。1952年东北人民政府撤销后,我随马洪、安志文等同志到了国家计委,这时是1952年11月。在国家计委一开始是管电,1954年到工业综合局负责综合处工作,之后我担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张玺同志的秘书。

后来由于张玺同志患癌症,我同时就兼任了国家计委机械工业计划局综合处负责人,直到1957年,赶上了“大鸣大放”、反右派。在“大鸣大放”的时候,同志们说,你是党组领导的秘书,你不跟党组提意见那谁提啊?一定要我提。我就在局里面讲了3分钟,但出言不慎。在10月份以前大家都觉得我的意见提得不错,到10月份以后就说你这个意见要重新考虑,到1958年1月就把我划为右派了。但是对我的处理还是非常宽的,我想是因为国家计委的领导和同志们对我都十分了解吧。因此,我被撤销副处长职务、行政降两级、开除党籍之后,还继续留在国家计委工作。在开始的一两年,我担任国家计委老干部的业余教员,教数理化,后来恢复我的工作,在国家计委国民经济综合局工业处工作。我非常感谢国家计委党组织对我的关怀,始终没有把我下放,使我有继续为党工作的机会。

“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在国家计委农场劳动了五年,这五年对我是极大的教育。尽管我们还是国家计委的干部,在一个集体农场,但终究是在农村,所以对农村的了解、对劳动的体会还是不少的。这五年,我什么都干过,种过小麦、水稻、棉花,放过牛、放过羊、养过猪,当过炊事员。1975年后,我回到了北京,当时我的关系还在国家计委,但被分配到石化部管道局电力通信工程公司工作。我就带了一支徒工队伍,从爬电线杆开始培训,一直到能安装22 万伏的高压线和11万伏的变电站。这一段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对我也是极大的教育,使我有一点基层工作的经验。到1978 年,马洪同志要我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担任研究室主任。不久,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纠正了错划我右派的问题,同时恢复了我的党籍,恢复了我的职务。这个时候是袁宝华同志担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康世恩同志担任主任,要我回国家经委,因为国家经委实际上是从国家计委分出去的。1982年新的国家经委成立后,我开始担任经委委员兼技术改造局局长,1983年担任经委副主任,1985年担任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一直到今年年初,就到上海来了。这就是我简单的经历。

第二,同志们要求我说说政绩。这个是难以启齿,不好说啊!当然,在我30多年的工作期间,尽管在1957年以后遭受很多挫折,但在工作方面组织上对我的评价还是不错的。我自己的特点、我的信条就是独立思考,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认为就应该怎么讲。我是一个孤儿,我的父母很早就死了,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我也没有兄弟姐妹。我1947年找到了党,觉得党就是我的母亲,我是全心全意地把党当作我的母亲的。所以我讲什么话都没有顾忌,只要是认为有利于党的事情我就要讲,即使错误地处理了我,我也不计较。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恢复了我的政治生命,同时也可以说是焕发了我的政治青春,我始终相信我会得到我们党的正确对待。我就是有这么一个特点,或者说我是力求这么做的。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员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 华国锋 胡耀邦
中共中央总书记 陈独秀 瞿秋白代行 向忠发 王明代行 博古 张闻天 胡耀邦 赵紫阳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 刘少奇 董必武代行 宋庆龄名誉 李先念 杨尚昆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华国锋 赵紫阳 李鹏 朱镕基 温家宝 李克强
全国人大委员长 刘少奇 朱德 宋庆龄代行 叶剑英 彭真 万里 乔石 李鹏 吴邦国 张德江
国家副主席 朱德 宋庆龄 李济深 张澜 高岗 董必武 乌兰夫 王震 荣毅仁 胡锦涛 曾庆红 习近平 李源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