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登辉

李登辉(1923年1月15日—),台湾台北县人,为中华民国第7任(继任)、第8任(连任)与第9任(民选第1任)中华民国总统。

语录[编辑]

  • 民主的特色是平等与容忍,自由的精神是守法与守分。[1]
  •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2]


台湾的主张[编辑]

  • 马克思经济学虽然掌握“再生产”的概念,但没有提到数量关系;比较“单纯再生产”与“扩大再生产”的根本差异,即可看出问题之所在。因此,由数量面来看,马克思经济学或许根本就不能成立。(远流出版《台湾的主张》。)
  • 推动民主化,是长期的工程;除了等待时机的成熟,也必须加强与民众的沟通。政治家的工作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倾听国民的声音,然后积极寻求改善之道。民主化的过程并非改变制度即告结束;更重要的是,要有坚强的毅力去面对瞬息万变的未来。(远流出版《台湾的主张》。)
  • 中国要统一,但必须统一在既照顾全体中国人利益,又合乎世界潮流的民主、自由、均富的制度之下,而不应统一在经过实践证明失败的共产制度或所谓的“一国两制”之下。(远流出版《台湾的主张》。)

媒体前言论[编辑]

  • 企业化的经营,一般都是要得到最高的利润为目标;但是文化事业不能以赚钱为目标,因为文化事业对社会要负很重的责任,经营的所得还要回馈社会。(〈总统期勉电视事业注意社会责任〉,1993年10月29日《台视晚间新闻》)
  • 钓鱼台列屿是日本固有的领土,所有权应属于日本冲绳县。(2002年9月24日,接受日本《冲绳时报》专访)
  • 有人说李登辉是偏向绿营的,有的说是偏向蓝营的。但我看的是台湾人的前途、台湾人的全体利益。我就曾说过:“不要问我拥护谁,要问自己‘我是谁’!”我推动台湾的民主化,就是希望台湾人当家做主,做自己命运的主人。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党派,而是台湾如何走出去。(黄志伟 台北报导,〈决战322/上帝有托梦?李投谢一票:要选能为国家做事者〉,NOWnews,2008年3月20日。)


  • 我们两千三百万人不分来台先后,都应毫不迟疑地认同这块土地,并且把台湾意识逐步化为实体;也就是依照国际人权标准,自由决定我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2005年,群策会出版《新时代台湾人》。)
  • 过去是因为本土与外来对抗的历史背景,才会产生“本土政权”的名词;但是,却容易出现分离与对立,这样也无法包容国民党内部有台湾主体意识的人。台湾应该建立“新时代台湾人”的观念:无论是四十年前的新住民、两百年前的移民,甚至是原住民,只要认同台湾,都是“新时代台湾人”。(2006年8月13日,台湾团结联盟五周年党庆晚会演讲。)
  • 台湾的民主,稳定地直直向前行最好;但是所有国家,有历史以来,能很顺利安定发展的很少,变来变去,不过不会离开基本的民主化道路,因为我们的法律是这样。(杨舒媚、黎珍珍 独家专访,〈李登辉预言:蓝绿裂解 台湾灭国〉,《中时电子报》,2007年12月27日。)
  • 没有啥台独的问题要追求,咱是用强化国家的认同。国家认同不够,要如何来增加?坚持台湾为主体,追求正名、制宪、正常化国家。(董懿娴、吴建毅 高雄报导,〈李登辉急召独派密商 化解基层反弹 重申正名制宪〉,NOWnews,2007年2月4日。2007年2月4日上午,李登辉出席李登辉学校结业典礼,强调台湾已是独立国家,不需喊台独,而是需要正名、制宪。)
  • 我并没有说“要放弃台独”这样的话。我是说台湾已经独立了,没必要花时间和精神去争辩要统还是要独。(董懿娴、吴建毅 高雄报导,〈李登辉急召独派密商 化解基层反弹 重申正名制宪〉,NOWnews,2007年2月4日。2007年2月3日,在李登辉委由专人录制、给快乐联播网公开播放的谈话录音带中,李登辉说,他不曾宣称要放弃台独,也不曾宣称自己不曾主张台独。)
  • 很多国家虽然具有民主制度的形式,但是政治人物的民主素养、道德操守是决定一个国家民主运作能否成功的主要因素。成熟的民主,要靠政治人物的自觉与自制,清楚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对不该做的事,纵使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也应该“自我克制”。(李登辉,〈群策会募款餐会致词稿〉,台湾团结联盟全球资讯网,2006年10月15日。)
  • 身为国家领导人,最重要的是自律,不能降低成为他律,尤其不能自外于最低的道德标准。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更应有自觉。(《苹果日报》(台湾) 综合报导,〈学者批扁侮辱人民智慧〉,《苹果日报》(台湾),2006年11月6日。)
  • 不求公平公义的人,最后只会灭亡。有人问公平公义在哪?其实不完全在六法全书当中。公平公义的核心价值在我们心中。如果人类不发自内心理性约束,国家不可能维持。有道德才像一个国家。人过世后,都要受到上帝审判。上帝审判的标准,是人在世间有没有做到公平公义。(谢佳珍 台北2006年11月5日电,〈李登辉:领导人要自律 不能用最低道德标准〉,中央通讯社,2006年11月5日。)
  • 1999年7月,李登辉接受德国之声(DW)录影专访的时候,对两岸关系所作的评论,乃后来著名的“两国论”。李登辉当时称作“特殊国与国的关系”,并没有说“两国论”;而“两国论”是当时一部分的人提出来,记者用来简单记录的文字;事实上,李登辉说的那句话是“特殊国与国关系”。
  • 台湾已是独立国家,不需喊“台独”,而是需要“正名”、“制宪”。(2007年2月4日上午,李登辉学校结业典礼致词。)
  • 只要“统独两党制”存在一天,台湾就有被“终极统一”的危险。(2007年10月13日,出席群策会举办的“迈向正常国家论坛”发表演说,批评:台湾政治被国民党与民进党“联合垄断”,是“统独两党制”,只要祭出统独旗帜就可以操弄选举,却牺牲国计民生,加深国家认同的裂痕,反而提供了中国“统战台湾”的温床。)
  • 我没有看过一个国家,六、七、八年,十几个部长贪污被抓出去;我看只有台湾嘛。简单说,是处罚啦,我们选错了人,我们被处罚了,但这问题不是永远。我想,选完了,新的总统出来,我们期待新的总统。(黄琦涵、林志坚 台北报导,〈李前总统谈拆牌匾 忧心流血冲突〉,公视新闻,2007年12月8日。)
  • 红衫军不简单,超过一百万人捐钱,跑到那个地方(总统府前)还没出事,要聚人就聚,要人散就散。(陈免,〈李登辉、施明德七小时密会全纪录〉,《今周刊》第630期,2009年1月15日出刊。2008年12月20日,李登辉与曾文惠一起拜访百万人民倒扁运动总指挥施明德,李施二人彼此相谈七小时。李登辉说,他很佩服施明德掌控群众的能力,他告诉施明德,当时他也很想去参加百万人民倒扁运动的红衫军,如果是他带头,他会主张冲,要占领总统府、占领总统官邸。)
  • 人生有时候该杀的时候要杀一点。(陈免,〈李登辉、施明德七小时密会全纪录〉,《今周刊》第630期,2009年1月15日出刊。2008年12月20日,李登辉与曾文惠一起拜访施明德,李施二人彼此相谈七小时。李登辉说,施明德感情太丰富,是个革命温情主义者,但是人生有时候需要狠劲与魄力。)
  • 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政治中心 综合报导,〈你是你,我是我 李登辉:两岸是朋友关系〉,NOWnews,2009年6月27日。李登辉在群策会募款餐会致词说,台湾与中国大陆是朋友关系,台湾应该欢迎两岸关系的改善,但要考虑中国大陆未来的不确定性,台湾与中国大陆应该分清彼此,与中国大陆打交道才实际。)

注解[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李海明编,《时人隽语》,香港:明报报业、树福文化事业,1989年7月,第25页
  2.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新公民议会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
中华民国国家元首总统府LOGO
军政府鄂军都督 黎元洪
临时大总统 孙中山袁世凯
北洋政府大总统 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锟段祺瑞张作霖
国民政府主席 谭延闿蒋中正林森蒋中正
中华民国总统 蒋中正李宗仁代行蒋中正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