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语录[编辑]

认为科学的美和艺术的美不同[编辑]

  • 科学能体现出一种客观存在的,因为“科学里终极的美是客观的,没有人类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些美了”。他借用王国维的术语说“科学中的美是‘无我’的美,艺术中的美是‘有我’的美”。他还认为中国古代重视写意之美,西方古代则重视写实之美。西方艺术家们19世纪才开始认识到写意美的重要意义,这是很好的新尝试。但是他又认为艺术如果过于追求抽象和写意而脱离现实世界,“向完全背离造化的方向发展,将会与美渐行渐远”。[1]——杨振宁
  • 从围棋的方法来看,日本与东方之美已然消逝,一切变得科学与有规律可循……——川端康成
  • 狄拉克评论罗伯特·奥本海默对于诗的兴趣这么说到:“科学的目标是以较简单明了的方式去理解困难的事物,诗则是将单纯的事物以无法理解的方式作表达。这两者是不能相容的。”[2]

认为科学的美和艺术的美殊途同归-简约[编辑]

  • 数学是一门很有意义、很美丽、同时也很重要的科学。从实用角度讲,数学遍及到物理、工程、生物、化学和经济,甚至与社会科学也有很密切的关系。文学最高境界,是美的境界,而数学也具有诗歌和散文的内在气质,达到一定的境界后,也能体会和享受到数学之美。数学既有文学性的方面,也有应用性的方面,我对这些都感兴趣,探讨它们之间妙趣横生的关系,让我真正享受到了研究数学的乐趣。[3]——丘成桐
  • 数学之美在于简约严谨,应用一些简单的数学定理把大自然万物的关系描述出来。我想物理学家和工程师也可以体会到数学的美,比如,电脑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以用数学来解释。以简驭繁,这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这是与文化艺术共通的语言,张大千的国画,寥寥几笔,栩栩如生,跃然纸上。[3]——丘成桐

认为脱离经验的科学形成纯粹的美学[编辑]

  • “当一门数学学科远离它的经验来源,或者甚至它只是由来自‘实际’的思想间接激发产生的第二代和第三代,这门学科就危机四伏了。它会越来越走向纯美学化,越来越纯粹地为艺术而艺术......现在有一种巨大的危险:这门学科将沿着那条阻力最小的路线发展......将会分崩离析,成为许多无足轻重的分支......无论如何,我觉得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恢复到青春回到起源,重新注入多少是直接经验的思想。”——约翰·冯·诺伊曼
  • 纯粹数学(纯数学),就其本质而言,是逻辑思维的诗篇。——爱因斯坦
    • 原文:Pure mathematics is,in its way,the poetry of logical ideas."

数学之美[编辑]

  • 1955年狄拉克莫斯科大学物理系演讲时被问及他个人的物理哲学,他这么回答:“一个物理定律必须具有数学美。”[4],狄拉克写上这句话的黑板至今仍被保存著。

科学之美[编辑]

  • 之后狄拉克在布里斯托大学工程学院学习电机工程。尽管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狄拉克后来声称工程教育对他影响深远:
  • 杨振宁曾提到狄拉克的文章给人“秋水文章不染尘”的感受,没有任何渣滓,直达深处,直达宇宙的奥秘。[7]

站内连结[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杨振宁. 科学之美与艺术之美. 光明日报. 2017年2月12日 [2018年10月31日] (中文(中国大陆)‎).  |section=被忽略 (帮助)
  2. Kragh 1990,第258页 citing Mehra 1972,第17–59页
  3. 3.0 3.1 http://www.people.com.cn/BIG5/news/37146/45773/3858281.html 2005年11月15日丘成桐:享受数学之美
  4. R.H. Dalitz, "Paul Adrien Maurice Dirac:8 August 1902-20 October 1984," Biographical Memoirs of Fellows of the Royal Society 32 (1986): P139-185
  5. Farmelo 2009,第428页
  6. Pais等 1998,第3页
  7. 田发伟,《美与物理学——杨振宁在清华园发表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