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陈水扁

陈水扁(1950年10月12日),台湾台南县人,为中华民国第5任(第10、11届)总统兼民主进步党第8任(第10、11届)主席。

短语[编辑]

  • 1994年台北市市长选举前的一场电视政见辩论会上,陈水扁曾反讽赵少康的言论,当时陈水扁说:“有那么严重吗?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呀?”后来这句“有这么严重吗?(Is it that serious?)”,陈水扁在后来的市政广告中还继续使用。
  • I'm going to improve the economy in Taiwan!
  • 难道阿扁错了吗?(Is A-bian wrong?) (陈水扁被简称阿扁)

太平洋没盖盖子(遇人民陈情活不下去时对人民说)

关于党外运动[编辑]

  • 有的党外人士真的是选举挂帅,以当选公职并且保住公职为加入党外的最大目的。这些人虽然也标榜党外的理念,可是这些理念只是副业,只居于其次的地位;真正重要的是公职的地位,以及公职地位所带来的个人好处。……为数不少的党外人士加入党外时,本来怀抱著满腔的热血以及理想,竞选公职时也是打算以公职的身分一展抱负;但是一旦当上了公职后,尝到了一些特权以及甜头,渐渐的本来是议代表也变成了员代表,个人的名利也变成了首要目标,原先的理想及抱负也跟著变成昨日黄花,其言行举行除了有党外的标记外,其馀的和国民党的公职人员已没有两样。……私利型的党外人士可说是天之骄子,既少政治包袱,却又可以汲汲营营为私利;但是由于他们和国民党的高同质性,必然会造成选民的失望,很不幸的是,选民也会连带的对整个党外失望。(1985年出版的陈水扁第一本言论选集《党外之路》中的〈党外切莫国民党化〉一文,抨击党外运动人士当选公职后的腐化情形。)

关于政策宣示[编辑]

  •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阿扁不排除未来有统一的可能,也会寻求台湾独立的机会。(1990年,在统独辩论会上的演讲。)
  • 有法令说可以,并不代表实际上就可以。(1997年10月30日,抨击台北市议会于1997年10月29日通过《公娼管理办法》一事是“出尔反尔”,并宣称台北市政府绝不改变“废公娼”的政策,只要台北市政府不核发公娼执照给公娼,公娼就不可能合法从事性工作,就像台北市政府“扫荡电玩”的政策一样:虽然中央法令允许业者申请执照,但台北市也没有开放经营电玩。)
  • 民进党的执政,就是要打破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当民进党获得人民授权执政后,必将出现各种联合执政的可能。(1999年4月10日,访问蒙古乌兰巴托,说自己的“联合执政”概念是由民进党负责跨党派的组阁与合作。)
  • 民主国家的政党分合,实属正常;面对跨世纪新局,更需要有新思维。即使民进党执政,国民党仍是国会多数党;民进党在此种政治情势下,非和其他政党合作不可。(1999年4月10日,访问蒙古乌兰巴托,强调民进党执政的用人不分党派。)
  • 责任、民主、自律、容忍、公益。(1999年5月22日,公开揭示“新中间路线”的五大政治哲学,同时强调:没有责任就没有权力,没有民主就没有公权力,自由的基础是自律。)
  • 为了稳定政局,不是政党之私;为了利益众生,不是招降纳叛;为了化解僵局,不是叠床架屋。(2001年11月23日上午,在总统官邸与部分媒体进行早餐会,在会中强调自己筹组“国家安定联盟”的三大动机。)
  • 大学教育是投资,这是未来的趋势;而有人说:“不要让大学学费变成新的窄门,不要让贫穷变成世袭。”这样的讲法根本是倒果为因。(2003年7月10日,在《阿扁总统电子报》的“心情笔记”单元发表〈教改加油!加油!加油!〉一文强调,随著愈来愈多的人选择继续升学,就应该把大学教育看成是一种投资,必须事先做好财务规划;而政府也会尽量降低助学贷款的利率,提供更多在校工读的机会,或是推动各种建教合作计画,具体帮助大家筹措学费。)
  • 学费从来没有阻碍过社会阶层的流动。(2003年7月10日,在《阿扁总统电子报》的“心情笔记”单元发表〈教改加油!加油!加油!〉一文强调,台湾教育改革的目标在于“教育环境要开放,义务教育最优先,升学主义要打破,大学教育是投资”,而以这四个目标来检视,台湾教育改革是非常成功的,完全改变台湾教育的面貌。)
  • 阿扁希望大家能够再给四年机会。阿扁要跟大家保证,连任之后,未来四年要矢志达成五大历史使命,这也是阿扁跟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所承诺共同的约定:阿扁希望能够做到台湾主体性的确立者,阿扁希望做到黑金政治的终结者,阿扁希望能够做到民主改革的推动者,阿扁希望能够做到社会公平正义的捍卫者以及阿扁希望能够做到两岸和平的缔造者。(2004年3月13日,总统候选人电视政见发表会,陈水扁政见摘要。)
  • 一任大扫除,二任大进步;四年拼改革,八年拼幸福。(2004年3月13日,总统候选人电视政见发表会,陈水扁政见摘要。)
  • 出访没有文武百官接、送机,希望变成传统;我期盼有机会借此改造政治文化。(2005年,参加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殡葬弥撒时,在飞机上的讲话。)
  • 我必须要坦诚,我不能够骗自己,我也不能够骗别人。我做不到,我就是做不到。在我的任期之内,要把我叫的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我做不到。我也相信,李登辉前总统在他的12年总统任期内,他也没有做到;纵使今天总统给他做,他也做不到。[1]
  •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换他(李登辉)来做,他也做不到!(2005年5月,接受三立新闻台《大话新闻》节目主持人郑弘仪专访时,用台语讲出这段话来重申,他与李登辉都不可能在总统任内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
  • 改革绝对是痛苦的,改革也一定要付出代价。只要相信台湾,坚持改革,做对的事,走对的路,虽千万人,吾往矣!(2006年1月1日,总统元旦文告。)
  • 具体而言,政府的角色必须“积极”负起“管理”的责任,才能“有效”降低“开放”的风险。执政者必须著眼于国家长远的发展,为可以预见的风险把关,扮演经济安全的守门人,不能够讨好或取巧。“积极管理,有效开放”将是未来两岸经贸政策的新思维与新作为。因应国际激烈的竞争,唯有落实“深耕台湾,布局全球”的经济发展策略,而非仅仅依附一个特定的市场或单一经济体。我们不能对中国的市场视而不见,但也不能把中国视为全部的市场或最后的市场。“全球化”绝对不等于“中国化”。台湾不可能“锁国”,但是也不能把经济的命脉和所有的筹码都“锁在中国”。(2006年1月1日,总统元旦文告。)
  • 本人在任内,纵使在明年520卸任之前,都不会有任何戒严宣布。(2007年11月26日上午,接见九十六年法务部表扬参与监所及保护事业有功人士与团体时,强调自己不会在2008年5月20日卸任前宣布戒严。)
  • 二十年前,台湾解除长达三十八年的军事戒严。二十年后,我们把宣布戒严的独裁者(蒋介石)所享有的(中正)纪念堂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将象征个人崇拜的“大中至正”牌楼改为“自由广场”。虽然晚了二十年,但我们终于做到了。(2008年1月1日,总统元旦祝词,肯定中正纪念堂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
  • 台湾不能输,民主不能输,公义更不能输。(2008年1月7日,在民进党中央党部召开立委辅选会议后,要求选民务必在2008年1月12日投票给民进党,也投下“讨党产公投”赞成票。)
  • 我们不乐见2004年总统大选之后长期抗争造成的不安再次上演。不管3月22日选举结果如何,政权的交接一定要按现有的宪政秩序进行。(2008年3月20日上午,在总统府接见各国来台观选团时宣示,他一定会按照现有的宪政秩序,和平转移政权给下一任总统。)

关于拼经济[编辑]

  • “成立经发会,开始拼经济。”(90.05.19,就职周年电视演说)
  • “出国拼完外交,回国开始拼经济了。”(90.06.05,桃园中正机场SNG)
  • “女儿喜事办完了,我要开始拼经济啦。”(90.09.27,女儿婚宴,纳莉风灾)
  • “要开始全力拼经济!”(90.11.05,澎湖助选)
  • “新政府要三大改造,开始拼经济。”(91.03.17,世台会演说)
  • “政府要全力拼经济。”(91.05.12,扶轮社演说)
  • “我当了外公,很开心,可以开始拼经济了。”(91.10.07,抱著金孙)
  • “未来致力拼经济、大改革,以赢回民众的支持。”(91.12.07,市长选举开票感言)
  • “任内最重要任务就是拼经济。”(92.04.12,竞选连任,水莲网路会客室)
  • “致中结婚后,我总算可以开始专心拼经济了。”(94.06.11,儿子订婚,中南部水患)
  • “国民党选出党主席后,就可一起开始拼经济。”(94.06.27,非凡电视台专访)
  • “年底选完后成立第二次经发会,开始拼经济。”(94.11.01,金商奖颁奖典礼)

关于国家认同[编辑]

  • 台独是票房毒药。(1996年,彭明敏代表民进党参加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对此,陈水扁宣称,彭明敏的台独主张必然使彭明敏落选。)
  • 民进党没有“台独党纲”,只有“住民自决党纲”。(1999年1月21日,接受《联合报》专访。)
  • 我生长于台湾,认同台湾,愿与台湾这块土地共存亡,因此我是台湾人;依据宪法,毫无疑问,我是中华民国国民;至于是新或旧台湾人,李总统(李登辉)提出“新台湾人”概念后,只要认同台湾,就不应再有新旧台湾人之分。(1999年4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全国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记者会中的讲话。)
  • 台湾每张身份证上都印有中华民国国旗;不管满不满意,想在台湾生活,就得接受这个事实。(1999年4月23日,在美国纽约演讲。)
  • 过去四百年,除了原住民族外,荷兰人、西班牙人、闽南人、客家人、日本人,加上一九四九年由中国大陆来台的民众,都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留下历史的痕迹与记忆。今天我们更有外劳、外籍新娘、大陆新娘和许多新入籍的外国朋友,这些都是构成台湾文化内涵的重要元素。只要认真付出、用心关爱,每一位生活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的子民都是伟大而骄傲的台湾人;而台湾如果要以成为世界岛自我定位、自我期许,更应该从珍惜和尊重各种文化根源开始做起。(2004年4月8日,《阿扁总统电子报》130期,〈生生长流台湾情〉一文。)
  • 相信大家都爱台湾这块土地,也爱中华民国这个国家。大家都是正港的台湾人,不是支持民进党才爱台湾、或是反对民进党就不爱台湾。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借口扣别人帽子、抹红、抹黑。虽然民众的政治立场南辕北辙,但这就是民主国家弥足珍贵之处。民主不能一言堂。(2004年4月12日,在总统府“青年国是论坛”致词。)
  • 不同的族群,或许因为历史记忆与民族情感,而有认同的差异,但是彼此应该相互包容、用心理解。……在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当中,受难者同时包括本省籍和外省籍,其成因要归咎于当权者权力的滥用,而非族群的压迫。(2004年5月20日,总统就职演说。)
  • 台湾是一个多数移民的社会,不是少数殖民统治的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族群应该背负莫须有的历史包袱。(2004年5月20日,总统就职演说。)
  • 中华民国主权属于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事实。(2004年10月10日,中华民国九十三年国庆典礼致词。)
  • 作为中华民国第十一任总统,在阿扁任内,我们绝对不容许有人说“中华民国不存在”这样的谈话与主张;阿扁绝对有义务,也有责任,捍卫国家的主权、尊严与安全。(2004年11月16日,接见“美加西地区侨团负责人返国参访团”时,反驳李登辉所说的“中华民国早已不存在”。)
  • 台湾的国家土地面积3万6000平方公里,全国的人口2300万人。这块土地是我们共同的家园,而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民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2006年9月28日上午,民主进步党20周年党庆致辞。)
  • 虽然过去的六年多,“台湾主体意识”已经成为台湾民意的主流;但国家认同的分歧,迄今仍然是阻碍台湾内部团结最重要的因素。(2007年1月26日下午,在全球新兴民主论坛倡议大会领袖论坛中的讲话。)
  • 如果为了解决国家认同的分歧而放弃了民主的原则,台湾就失掉了存在与奋斗的价值。(2007年1月26日下午,在全球新兴民主论坛倡议大会领袖论坛中的讲话。)
  • 一栋分裂的房子,是站不起来的。国家认同可以分歧,但国家不能够分裂。面对国家认同分歧的挑战,我们始终坚持对民主宪政坚定的信念,也采取宽容的态度,希望基于对台湾这块土地的热爱,以及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台湾人民为求生存与发展所共同拥有的历史情感,能够凝聚成为一个新的国家共同体意识。虽然这一条路走来格外的坎坷与艰辛,也承受外界最大的压力与阻挠,但我们始终认为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也将持续坚定的走下去。(2007年1月26日下午,在全球新兴民主论坛倡议大会领袖论坛中的讲话。)
  • 我们都非常羡慕,今天与会的五个国家没有所谓“国家认同”的问题。在台湾,我们不但有族群的问题,更有国家认同的问题。我们认为,只有坚持台湾主体意识以及新的国家共同体意识的路线,我们才能够凝聚国民的意识来建立全民共识。(2007年1月26日下午,在全球新兴民主论坛倡议大会领袖论坛中的讲话。)
  • 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外的国家。(2007年3月4日晚间,在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25周年庆祝晚宴会场的讲话。)
  • 台湾要独立,台湾要正名,台湾要制宪,台湾要加入联合国,台湾要成为一个新而独立的正常国家。(2007年9月10日,透过网际网路视讯,在世界台湾人大会2007年年会上,全程以台语发表讲话。)
  • 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是一个事实。(2007年9月1日,接受三立新闻台专访,批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韦德宁(Dennis Wilder)以“台湾或中华民国不是一个国家”一语反对“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民投票案。)
  • 本土作家黄春明先生的《莎哟娜啦、再见》,就是我们的‘国文’。布农族传统的‘八音合唱’,是我们的‘国乐’。布袋戏、歌仔戏,更是我们的‘国剧’。(2007年11月24日晚间,在总统府岁末音乐会上致词,强调‘本土’的重要。该年的总统府岁末音乐会的主题是‘台湾之歌’。)
  • 台湾是我们的母亲,更是我们生存与发展唯一的凭借。失去了台湾,我们就失去了一切。台湾不是香港,台湾更不是人家的殖民地。国家发展的目标不是只有经济成长而已,更必须确保台湾的主体性不受任何的侵夺或者威胁。(2008年1月1日,总统元旦祝词,强调“台湾的主体性”是最重要的东西)
  • 中华民国是什么“碗糕”?(2007年9月出访返台之后接受电视专访)

关于制宪正名[编辑]

  • 台湾需要一部合时、合身的“台湾新宪法”。内阁制或总统制的选择,只要坚持不放弃,天底下没有不可能的事。但直至我下台为止,并未对“台湾新宪法”做出任何有贡献的行为,深感对不起那仅有的支持我的深绿的民众。
  • 从1991年到现在,总共修宪修了6次,但都没有用。既然没用,我们就要制宪,能有真正合于台湾的宪法。(2003年12月7日,台北市滨江市场改建计划开幕典礼致词时的讲话。)
  • 我们绝对不争一个中国代表权,一个中国就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去代表;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权利代表台湾,也没有权利代表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2006年11月5日)
  • 台湾是我们的国家,台湾更是我们最美丽、最有力的名字。(2007年2月12日下午,出席台湾邮政股份有限公司揭牌仪式。)
  • 走对的路,做对的事,应坚持,不要犹豫或退缩,这就是台湾总统的职责!(2007年6月22日,批评美国国务院公开反对台湾政府推动“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民投票案,并重申推动该案的决心。)

关于两岸关系[编辑]

  • 民进党对中国事务没有经验的累积及了解,这是非常危险的。今天如果民进党可以派谈判代表去和中共谈判,或者有一天民进党执政必须要面对两岸谈判,民进党谁能代表去谈?反过来说,民进党的人才又在哪里?[2]
  • 海峡两岸人民源自于相同的血缘、文化和历史背景。我们相信,双方的领导人一定有足够的智慧与创意,秉持民主对等的原则,在既有的基础之上,以善意营造合作的条件,共同来处理未来“两岸问题”。(2000年5月20日,中华民国第十任总统、副总统就职庆祝大会,发表就职演说。)
  • 虽然大家希望两岸问题能够尽快获得突破与解决,但是许多事情是急不得的。我们愿意等待,愿意以耐性与忍性来等待中共善意的回应;因为,即使顽石,有一天也会点头。(2000年7月6日,接见美国联邦众议员马克邵德(Mark Souder)时的讲话。)
  • 两岸原是一家人,也有共存共荣的相同目标;既然希望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就更应该要相互体谅、相互提携,彼此不应该想要损害或者消灭对方。我们要呼吁对岸的政府与领导人,尊重中华民国生存的空间与国际的尊严,公开放弃武力的威胁,以最大的气度和前瞻的智慧,超越目前的争执和僵局,从两岸经贸与文化的统合开始著手,逐步建立两岸之间的信任,进而共同寻求两岸永久和平、政治统合的新架构。(2000年12月31日,发表跨世纪谈话,并向全民祝贺新年。)
  • 两岸关系的发展,应该从搁置争议,加强经贸的交流合作著手,追求彼此的互利共荣,进而建构永久和平及稳定的两岸关系。我们也应该将两岸经贸的各项议题,重新纳入全球市场的考量,并在做好风险管理的前提下,以全新的视野,来建构两岸经贸的崭新模式。同时,在加强区域合作的架构下,我们也应该思考将两岸的合作经验,推展到周边国家,为促进区域整体的和平与繁荣,进一步创造有利的条件。(2001年,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成立茶会,陈水扁总统致词稿。)
  • 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简单讲,台湾佮对岸的中国一爿一国,就爱分予清楚。(2002年,透过视讯向世台会东京大会以台语致词。)[3]
  • 政府曾经代表台湾人民先后寄出三十枝以上的和平橄榄枝;但很遗憾的,至今仍无法获得中国大陆国家主席胡锦涛善意的回应。但我们愿意等,就如德川家康所说的一句名言:“杜鹃何时啼,待之可矣!”(2005年1月19日,在台南接受日本“每日新闻社”及“下野新闻社”联合专访。)
  • 不论未来两岸关系如何发展,都必须符合“主权、民主、和平、对等”的四大原则。这是阿扁一贯的坚持,也是多数台湾人民的坚持。不管是中国国民党或者中国共产党,都不能以任何违反这四大原则的手段,为台湾前途设定非民主的前提或排除自由的选项。(2006年1月1日,总统元旦文告。)
  • 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台湾与中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这种简单而明确的国家定位,相信是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内心共同的信仰与不变的坚持。(2006年9月28日上午,民主进步党20周年党庆致辞)
  • 我们必须再一次的重申、强调:台湾是我们的国家,土地面积三万六千平方公里;台湾的国家主权属于两千三百万人民,绝对不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2007年1月1日,在总统府大礼堂主持中华民国九十六年开国纪念典礼暨元旦团拜。团拜后,随即发表元旦祝词。这是元旦祝词中的一段话。)
  • 咱中国国民党马主席伊所讲的,台独嘛是咱台湾人民的选项之一,若是讲这句话是真的、是实的、是真正出自内心的,若按呢阿扁仔今仔日所做的决定,咱来终止国统会、来终止国统纲领,应该爱得著中国国民党的支持较对。阿扁仔这段期间面对济济的压力,中间嘛来自咱内部的压力。煞落去,阿扁仔著爱搁面对讲欲来被罢免这款的政治压力。阿扁仔欲共逐家讲,阿扁错了吗?阿扁错了吗?难道阿扁错了吗?根据主权在民的民主原则,我们把决定台湾前途的最后决定权,还给两千三百万的台湾人民,难道阿扁错了吗?(2007年2月28日,228事件纪念活动致词。)(斜体为台语内容)[4]
  • 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且爱好自由与民主的国家;台湾的国家主权属于二千三百万的台湾人民;我们不但不接受“一国两制”的“香港模式”,更坚决反对“一国两制”的孪生兄弟、用“各表”去包装“一中”的“九二共识”。因为一旦接受了所谓的“九二共识”,就表示放弃了民主台湾的国家主权,等于向极权与独裁者投降;而台湾若被中国并吞,将严重伤害东亚地区的稳定。此种结果,不但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绝对无法接受,国际社会也不能接受。(2007年7月3日,美国《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舆论版刊登陈水扁的投书〈北京的一个中国:两岸关系的掣肘〉的最后一段。)
  • 台湾不是要联结中国,是要联结世界。(2007年7月8日,参加台东市“马卡巴嗨文化观光十年季”时的致辞。)
  • 太平洋也无崁盖啊,你讲中国好,你过嘛,著毋著?啊你若过就莫搁倒返来嘛。〈2007年11月10日,苗栗。〉

关于处世哲学[编辑]

  • 有梦最美,希望相随。(竞选连任台北市长时竞选口号。)
  • 别说姓马的,就是姓狗的、姓猫的来,也是一样!(1998年,在公开场合蔑称当时国民党台北市长参选人马英九不是人。)
  • 民众对进步的管理团队无情,就是伟大城市的象征。(1998年三合一选举开票之夜,坦承自己已经败选。)
  • 不是只有从政才能对台湾有所贡献。(1999年5月5日,获悉许信良决定宣布退党参选2000年总统大选之后,以李远哲王永庆张荣发曹兴诚张忠谋释证严释圣严释星云等人为例,强调:任何有心奉献给台湾这块土地与台湾人民的人,不一定非要从事政治活动不可,包括他自己。)
  • 有心就有力,有力就有希望。(1999年5月31日晚上,在私立元智大学发表演讲〈年轻最美,理想相随,建构台湾跨世纪蓝图〉。)
  • 有人形容是“点滴在心头”,但是去年那么多事情,真的是“心头吊点滴”。(2007年5月4日接受电子媒体谈话性节目专访其对于前一年起红衫军运动等事件之看法。)

卸任总统时期[编辑]

  • 总统大选期间,就有人在鼓吹所谓的“第三势力”。当然“第三势力”要有空间,就必须要消灭民进党、打倒民进党。这不是过去式,也不是未来式,而是现在进行式。马英九总统在出国之前与相关的方面就有接触,就是要消灭民进党;要消灭民进党,就是要先打倒陈水扁。(2008年9月15日,陈前总统办公室新闻稿〈县市党部主委联谊会拜会讲话〉,强调“筹组第三势力”就是“消灭民进党”。)
  • 选举的结馀款我知道的部分,我管得到的部分,我都捐出来帮助党和帮助党的候选人。唯一的错误,是我的太太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钱拿到海外,要让我卸任以后推动台湾的国际外交和从事公共事务之用,不是要留给自己的子孙。虽然我不知情,但我仍然要负责任,要付出代价,这也是要向大家道歉的地方。(2008年9月15日,陈前总统办公室新闻稿〈县市党部主委联谊会拜会讲话〉,承认他的家人将支持者给他的钱汇入海外秘密帐户,但绝不是为了把这些钱占为己有。)
  • 良心告诉我,不能再继续骗自己、骗别人,决定选择坦白。我曾经做了法律所不许可的事情。我愿意就从市长到总统的四次选举,有关竞选经费的申报不实,迳向全国民众道歉!(2008年8月14日,召开记者会,承认竞选经费申报不实,承认他的家人将支持者给他的钱汇入海外秘密帐户,并宣布退出民进党。)
  • 马英九就是要消灭民进党,要消灭民进党就是要先打倒阿扁;想说将阿扁弄倒,这样民进党就会倒,就没人跟他选。阿扁倒,台湾人的希望、精神就会倒。把扁拉倒,台湾就倒。(2008年9月11日下午,返回台南县,接受电台专访,把自己等同于台湾。)
  • 如果我乱搞,十个阿扁也不够死!(2008年9月11日下午,返回台南县,接受电台专访时强调,他从政至今,从未乱搞。)
  • 钱是干的,是不能洗;钱是干净的,没有脏,是不需要洗。(2008年8月23日,陈前总统办公室新闻稿〈执政不能只靠清算斗争〉。)
  • 政治迫害!司法冤狱!台湾加油!(2008年,入狱前高喊的口号。)
  • 我不死不行,也要让大家知道怎么死的,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希望大家做我历史的见证。(2009年7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辩论庭上的辩护词。)
  • 有罪与否,应依“证据”,不是依“良心”;这是21世纪的法庭审判,不是古代宗教的道德审判。(2009年9月9日,在台北看守所接受台湾《苹果日报》书面专访,回答的问题是:“您预估一审判决结果将如何?对检察官林怡君质问您是否有良心,您看法如何?”)
  • 我既未犯罪,何来认罪?(2009年9月9日,在台北看守所接受台湾《苹果日报》书面专访,回答的问题是:“有媒体披露,指夫人吴淑珍要您认罪,您的公子陈致中以死相逼希望您认罪,这是事实吗?您强调不知道妻子收钱,您对妻子有无怨言?是否后悔娶她?会觉得对不起儿女、孙子吗?”)
  • 如果获释,我不会再从政。(我)总统都做过了,再做“中华民国”总统是自欺欺人。我不会种田,但我可以担任我太太的“特别护士”。切割策略是对党、对同志、对自己没信心的懦弱表现。2012年,我不会公开要求民进党候选人力挺我;但我不相信,要竞逐2012年的民进党总统候选人敢公开宣示可以不要“阿扁们”的选票。(2009年9月9日,在台北看守所接受台湾《苹果日报》书面专访,回答的问题是:“如果获释,您还会再从政吗?过去您倚重的邱义仁在高雄隐居种田,您会效法他吗?2012年,您会公开要求民进党候选人挺您吗?”)
  • (民进党)主席要有雄心大志,立下2012年重回执政的“531”目标:2009年年底赢得5个县市长;2010年年底赢得3个院辖市长,2012年年初赢得立法院第一大党。(2009年9月9日,在台北看守所接受台湾《苹果日报》书面专访,回答的问题是:“您曾认为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中央,在您的案件上不够关心,您希望她再做些什么?过去党中央曾一度闭口不谈扁案,您是否有被孤立的感觉?”)
  • 民进党要成其大,要更成功,不是化友为敌。包容、合作,也不会是蔡英文选总统的一时口号而已。蔡英文期许再陪她走最后一哩路。没有“阿扁们”,没有“一边一国连线”支持者的跟随拥护,民进党接下来的路不会更好走。马英九敢用“杨秋兴”,蔡英文却要赶走“陈水扁”,难怪小英(蔡英文)会输!(2012年2月14日,发表〈回头再看致中选立委事〉一文,强调民进党不能与“阿扁们”及一边一国连线切割。)
  • 人民最大,人民是总统的头家,政党也是人民团体,人民有权透过选票教训民进党。[5]

关于身心障碍[编辑]

  • 生命有时脆弱,但也很坚强、有韧性,只有相信才会有力量。就如同我太太吴淑珍参加帕运,坚持有理走遍天下,不仅确保国格,受到尊重,最后不但看到希望,梦想也实现了。[6]
  • 总统表示,吴淑珍为了鼓励、支持身心障碍选手,答应不论他是否连任,一定带领大家参加比赛。身心障碍者和大家都是平等的,不能受到歧视或被视为社会负担。这次选手们傲人的表现,更证明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大家可以站起来,所谓站起来,不一定是指身体的,而是心理的站起来。他强调,一般人没有悲观和自杀的权力,看到余秀芷、吴淑珍及其他身心障碍者,不但要站起来,克服困难,而且还要参加比赛勇夺奖牌,纵使没有夺牌,但努力的过程仍让人十分感动。   [6]
  • 生命有时脆弱,但也很坚强,有些人难免意志不够坚强,遇到挫折自暴自弃,大家要相信自己、才会有力量、才不会恐惧,有信心、要坚持才能成就理想。[6]

参考资料[编辑]

  1. 中华民国总统府新闻稿 (2005-03-01) - 总统晚上透过视讯会议与欧洲议会议员及新闻媒体进行对话 (zh-tw) 中华民国总统府 - 于2013-11-09造访。
  2. 邱香兰 (1993-05-03) - 面对两岸事务 民进党不应再被形势牵著走 (zh-tw) pp. 2 《自立早报》 - 于2013-12-13造访。
  3. 两岸关系 历任元首诠释不同-民视新闻
  4. 阿扁错了吗....经典一刀未剪版,不喜政治者勿入
  5. 杨濡嘉. 蔡英文批国民党凭什么教训民进党 “勇哥”:人民最大. 联合报即时新闻. 2018-11-11 [2018-11-11]. 
  6. 6.0 6.1 6.2 陈水扁勉励身障者:有坚持就有希望 - 大纪元 (zh) (2004-10-02) -
中华民国国家元首总统府LOGO
军政府鄂军都督 黎元洪
临时大总统 孙中山袁世凯
北洋政府大总统 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锟段祺瑞张作霖
国民政府主席 谭延闿蒋中正林森蒋中正
中华民国总统 蒋中正李宗仁代行蒋中正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