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論階級[編輯]

馬克思/恩格斯[編輯]

  • 當階級差別在發展進程中已經消失而全部生產集中在聯合起來的個人的手裡的時候,公共權力就失去政治性質。原來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如果說無產階級在反對資產階級鬥爭中一定要聯合為階級,如果說它通過革命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並以統治階級的資格用暴力消滅舊的生產關係,那麼它在消滅這種生產關係的同時,也就消滅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從而消滅了它自己這個階級的統治。
    代替那存在着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裡,每個自由發展是一切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1848年於倫敦)

毛澤東[編輯]

  • 一切勾結帝國主義軍閥官僚買辦階級、大地主階級以及附屬於他們的一部分反動知識界,是我們的敵人工業無產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力量。一切半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是我們最接近的朋友。那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其右翼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其左翼可能是我們的朋友——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不要讓他們擾亂了我們的陣線。
    ——《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1926年3月,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同年5月因《整理黨務決議案》被迫辭職)
  • 我們是站在無產階級的和人民大眾的立場。對於共產黨員來說,也就是要站在的立場,站在黨性和黨的政策的立場。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1942年5月23日於中華民國陝甘寧邊區延安市)
  • 「文藝的基本出發點是愛,是人類之愛。」愛可以是出發點,但是還有一個基本出發點。愛是觀念的東西,是客觀實踐的產物。我們根本上不是從觀念出發,而是從客觀實踐出發。我們的知識分子出身的文藝工作者愛無產階級,是社會使他們感覺到和無產階級有共同的命運的結果。
    我們恨日本帝國主義,是日本帝國主義壓迫我們的結果。世上決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至於所謂「人類之愛」,自從人類分化成為階級以後,就沒有過這種統一的愛。
    過去的一切統治階級喜歡提倡這個東西,許多所謂聖人賢人也喜歡提倡這個東西,但是無論誰都沒有真正實行過,因為它在階級社會裡是不可能實行的。真正的人類之愛是會有的,那是在全世界消滅了階級之後。
    階級使社會分化為許多對立體,階級消滅後,那時就有了整個的人類之愛,但是現在還沒有。我們不能愛敵人,不能愛社會的醜惡現象,我們的目的是消滅這些東西。這是人們的常識,難道我們的文藝工作者還有不懂得的麼?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結論》
  • 紅樓夢》我看了五遍,也沒有受影響,我是把它當歷史讀的……《紅樓夢》裡階級鬥爭很激烈,有好幾十條人命。
    ——〈關於哲學問題的講話〉(1964年8月18日)
  • 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拿這個觀點解釋歷史的就叫做歷史的唯物主義,站在這個觀點的反面的是歷史的唯心主義
    ——《丟掉幻想,準備鬥爭》(1949年8月14日)
  • 在階級社會中,每一個人都在一定的階級地位中生活,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
    ——《實踐論》(1937年7月)[1]:272
  • 在我國,雖然社會主義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說來,已經基本完成,革命時期的大規模的急風暴雨式的群眾階級鬥爭已經基本結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買辦階級的殘餘還是存在,資產階級還是存在,小資產階級剛剛在改造。階級鬥爭並沒有結束。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鬥爭,各派政治力量之間的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階級鬥爭,還是長時期的,曲折的,有時甚至是很激烈的。資產階級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觀改造世界,無產階級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觀改造世界。在這一方面,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
    • 我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誰勝誰負的鬥爭,還需要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才能解決。這是因為資產階級和從舊社會來的知識分子的影響還要在我國長期存在,作為階級的意識形態,還要在我國長期存在。如果對於這種形勢認識不足,或者根本不認識,那就要犯絕大的錯誤,就會忽視必要的思想鬥爭。
    ——《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1957年2月27日)
  • 在我國,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思想,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還會長期存在。社會主義制度在我國已經基本建立。我們已經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勝利,但是在政治戰線和思想戰線方面,我們還沒有完全取得勝利。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誰勝誰負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我們同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思想還要進行長期的鬥爭。不了解這種情況,放棄思想鬥爭,那就是錯誤的。凡是錯誤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應該進行批判,決不能讓它們自由泛濫。但是,這種批判,應該是充分說理的,有分析的,有說服力的,而不應該是粗暴的、官僚主義的,或者是形而上學的、教條主義的。
    ——《在中國共產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57年3月12日)
  • 組織應是無產階級先進分子所組成,應能領導無產階級和革命群眾對於階級敵人進行戰鬥的朝氣蓬勃的先鋒隊組織。
    ——1967年10月27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小組《關於成立了革命委員會的單位恢復黨的組織生活的指示》文件上作出的批示,這段話被稱作「五十字建黨方針」、「建黨大綱」,成為1967年以來的中共整黨建黨工作的指導方針。

參考文獻[編輯]

  1. 《毛澤東選集》第一卷. 第2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