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科学并不能提供绝对的真理。科学只是一种机制。——阿西莫夫

语录[编辑]

  • 我们可以测量一项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借着数数看因为它而变得多余的出版物有多少。
    ——希尔伯特
  • 一门精密科学的所有巨大成功都是在这样的一些领域得到的,在那里,可以把观测者与现象高度地分开。
    ——诺伯特·维纳著作Cybernetics第八章
  • 在我看来,现在有许多人—甚至包括科学家—似乎都只是见树不见林。关于历史哲学背景的知识,可以提供给那些大部分正受到当代偏颇观念所左右的科学家们一种不随波逐流的独立性。这种由哲学的洞察力所创造的独立性,依我来看,正是一个工匠或专家,与一个真正的真理追寻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原文:So many people today — and even professional scientists — seem to me like someone who has seen thousands of trees but has never seen a forest. A knowledge of the historic and philosophical background gives that kind of independence from prejudices of his generation from which most scientists are suffering. This independence created by philosophical insight is — in my opinion — the mark of distinction between a mere artisan or specialist and a real seeker after truth.
    ——爱因斯坦
  • 科学的全部不过就是日常思考的提炼。
    ——爱因斯坦
  • 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瘸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
    ——爱因斯坦
  • 如果在我心里有什么能称之为宗教,那就是对科学所能揭示的世界结构,对这世界结构的无垠敬仰。[1]
    ——爱因斯坦
  • 1930年7月14日,爱因斯坦在位于柏林市郊的家中,迎接了印度诗人、哲学泰戈尔
    • “我曾用科学事实来解释这点—物质是由质子和电子组成,其中留有间隙;但物质也可以看作是两者联系的固体。类似于人类是由个人所组成,但他们有各自的人际关系,而这赋予了个人集结为人类社会。整个宇宙就是以类似的方式将我们连结在一起,是个人的宇宙。我一直以来透过艺术文学和人的宗教意识,来追求这种思想。”[2]
      ——泰戈尔
    • 真理作为宇宙存在之一,其本质必须与人类连结。个体所体悟的“真实”,永不能被称之为真理,它只是人类用科学逻辑方法来解释世界的途径。换句话说,那些被称为“真理”的事物,只不过是由人类的思维器官理解的产物。就好比一张桌子作为固状实体是人类心智感知后的一种表象,若这种心智消失桌子便不会存在。[2]
      ——泰戈尔
    • 印度哲学中有婆罗门,即绝对真理的概念,但那是全然孤立于个体的思考之外,或是文字也无法形容,唯有当个体置于无限之中才能理解它。但这种真理并不属于科学范畴,人类讨论的“真理本质”其实是一种现象罢了。[2]
      ——泰戈尔


  • 科学使我们为善或为恶的力量都有所提升。
    ——罗素《我的信仰》
  •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卡尔·马克思
  • 科学决不是一种自私自利的享乐。有幸能够致力于科学研究的人,首先应该拿自己的学识为人类服务。
    ——卡尔·马克思
  • 当有人向你抛出一大堆科学研究,并告诉你这些研究确立了 X,Y,或 Z 时,你要提高警觉;关于这些事情,不要信任这些人。你要自己去阅读那些期刊论文,以判断有关研究显示了什么。要是你没有时间这样做,你便应该保持怀疑的态度;简言之,就是不为所动。
  • 如果同一研究在不同的实验室做了无数次,更是横跨多年的研究,而且在该领域的专家都一致接受某结论,那么,我们便有些理由认为那结论大概是真的。可是,你不应该信任一个基于单一研究的论证,尤其是当那论证涉及对有关研究结果作出有争议的推论;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怀疑和不为所动总是较恰当的。(pp. 125-26)
    ——沃夫冈·包立[3]
  • 科学并不是专家的事业,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
    ——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科学的年代”,1963年[5]
  • “我们会说科学是好的,但这并不表示没有科学就不好。”—“费曼物理学讲座”第三堂课录音,1961年10月3日[5]
  • “不过,如果某件事并不科学,如果这件事不能当成可观察检测的对象,并不意味着这件事就是无效、错误或愚昧的。我们没有意图去争论科学不管怎样就是好的,其他东西无论如何就是不好的。”—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科学的年代”,1963年[5]
  • “在科学这个领域,有些原理要经过学习才会明白自己知不知道,以及自己知道多少,你得小心,别搞混了。”—约克郡电视台节目《另眼看世界》的访问,1972年[5]
  • 虽然我的母亲对科学一无所知,她对我依然影响深远,尤其是她别具幽默感。我从她那里学习到最高的理解境界,就是欢笑同情[6][5]
    ——费曼
  • “科学是什么?科学并非如哲学家所说的那样。
    ——全国科学教师第十四届大会演讲《科学是什么?》(1966年4月)[5]
  • “科学家对无知怀疑不确定性很有经验,我认为这些经验很重要。”
    原文:"The scientist has a lot of experience with ignorance and doubt and uncertainty, and this experience is of very great importance, I think."
  • 科学家身上不寻常的特质是,不论做任何事,他们都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自信满满。他们总是抱持着一定的怀疑,想着:‘这可能会这样’,然后尝试看看。他们一直都知道‘凡事都有可能发生’。”—《全知》杂志访问,1979年2月[5]
  • 我不知道为啥有些人认为科学无趣又困难,而其他人认为科学有趣又简单。不过科学的一项特点让我从中得到极大的乐趣,那就是需要很多想像力才能了解这个世界真正的模样。[6]
  • 数学是一切科学的根本。”[7][8]

费曼谈科学的本质[编辑]

  • “问题几乎全都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道格拉斯高等研究实验室,相对论演讲录音,1967年[5]
  • “刺激的事经常发生:你一开始研究时抱持的概念被全部推翻。”—《全知》杂志访问,1979年2月[5]
  • “科学让我体会到一种强烈的美感,但很少有其他人能够看见,这让我感到悲伤。”—《费曼手扎:不休止的鼓声》,致韦纳夫人,1967年10月[5]
  • “如果你说的‘科学时代’是指在艺术、文学,以及人们的态度及对事物的理解中,科学占据重要地位,那么我不认为现在是一个科学时代。”—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科学的年代”,1963年[5]
  • “科学有价值吗?我认为有能力去做一些事情本身是有价值的。结果是好事或坏事,则取决于利用的方式;不过这种力量本身是有价值的。”—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确定的年代”,1963年[5]
  • “透过科学产生的世界观有其价值。那是一个美妙神奇的世界,经由新实验产生的结果所呈现。”—全国科学教师十四届大会演讲“科学是什么?”,1966年4月[5]
  • “我们总可以很简单对别人说:‘你能解䆁我们所见的这个世界目前为什么是这样,这很了不起,但明天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事实上我们依然努力寻找答案,这让我们保持积极的态度。”—麻省理工学院百年纪念讲座“谈谈我们这个时代”,1961年12月[5]
  • “科学与商业或其他职业不同。科学家彼此合作,以了解大自然。我们已经学会了,要非常小心地认可和尊重任何想出有用新点子的人。”—《费曼手扎:不休止的鼓声》,致戴利亚哥(Rafael Dy-Liacco),1978年6月[5]
  • “在我那本书中说到我对于绘画、解读马雅文字、打鼓、开保险箱等,都和研究科学一样努力,这点我虽然没有大力强调,但却千真万确。生命中真正好玩的是持续尝试了解运用自己的潜能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费曼手扎:不休止的鼓声》,致凡得海,1986年7月[5]
  • “有件事让科学变得困难,那就是科学需要大量想像。我们很难想像事物的真实模样就是那么疯狂。”—BBC节目《想像真有趣》,1983年[5]
  • “人们不相信科学研究需要想像力,这真让我惊讶。科学中的想像力很有趣,跟艺术家的那种不同。要想像之前从没见过的事物、想像出来的内容要能吻合每个观察到的细节,又要和过去的想法不同,极为困难。除此之外,想像的内容得是明确肯定的叙述,而非虚无飘渺的说法,这真的很难。”—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科学的年代”,1963年[5]
  • “我对科学的想法是,让科学那么困难的原因之一是它需要很多想像力。”—BBC节目《想像真有趣》,1983年[5]
  • “对这个真实世界而言,纯数学只是个抽象的存在。纯数学在处理该领域中专门与技术上的主题时,具有特别精确的语言,但是这种精确的语言在你处理现实世界的真实物体时,并没有任何精确的意义。除非纯数学中的某些特殊的细微之处能够仔细的凸显出来,否则只能用来炫耀卖弄,而且还会引发混淆。”—〈新数学〉,为加洲教育局而写,1965年[5]
  • “我认为数学不算是科学,就某方面来说不算是自然科学,可能是‘非自然”的科学。”—“费曼物理学讲座”第三堂课录音,1961年10月3日[5]
  • “我经常认为,终极的物理将不需要用数学来陈述。当最后的物理机制揭露出来时,物理定律将如同棋盘方格那么简单明了,只呈现出复杂的棋局而已。”—《物理之美:费曼与你谈物理》[5]

科学家的责任[编辑]

  • 1986年,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意外爆炸,美国总统雷根找上费曼(Richard P. Feynman)加入事故调查委员会。根据费曼自述,官方只想找个有声望的科学家为调查报告背书,在高层刻意误导下,他发现真相并且在官方报告里加了一段附录,写下这句名言:“成功的科技需要依据事实而非公共关系,毕竟大自然是无法愚弄的。”痛斥美国航太总署(NASA)草菅人命的官僚作风,需要深切反省。—〈调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总统委员会报告书〉(Report of the Presidential Commission on the Space Shuttle Challenger Accident)第二册附录F,1986年6月 [9][5]
  • “我得指出,人并不诚实,科学家也不全然是诚实的。多说无益,没有人是诚实的。科学家也不诚实。只是人们通常相信科学家是诚实的,这使得状况变得更糟。说到诚实,我的意思并非是你只能说真实的事情,而且你还要搞清楚整个状况。你要弄清楚所有的资讯,但是这得要其他人聪明到能够下定决心才行。”—丹兹讲座系列演讲“不确定的年代”,1963年[5]
  • “我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科学的年代,各种讯息连番轰炸,还有那些电视语言、书籍等,都是不科学的。并不是说这些都不好,不过它们是不科学的。结果就是有许多假借科学之名行事的知识暴君。”—全国科学教师第十四届大会演讲“科学是什么?”,1966年4月[5]
  • “人们常有一种感觉,认为科学家知道的东西比他们研究的多,事实上并非如此。这根本就像是《绿野仙踪》那般虚幻。你仔细看一下就能发现科学家和你一样是个普通人。”—韦纳采访费曼,1966年6月28日[5]

原子弹[编辑]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在洛沙拉摩斯工作。在首次原子弹试爆成功之后,大家都很兴奋,每个人都参加派对,到处跑来跑去。我坐在吉普车上打鼓。有个人愁眉苦脸坐在那边,他是威尔森。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们制造了很恐怖的东西。’”—《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访问,1985年2月[5]
  • 投弹成功、重创日本的消息传回后,费曼对自己的付出居然造成这么惨重的伤亡,感到非常痛苦。费曼回忆,在日本伤亡惨重的同时,曼哈顿计划多数成员正在狂欢畅饮、大肆庆祝,他则因为间接成了人间炼狱的刽子手,而陷入极度懊悔。两样情景形成强烈对比。[9]
  • “我学到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当你有很重要的原因而要去做某件事的时候,你必须经常回头看,看看最初的动机是否依然正确。”—“为了科学的未来”访问[5]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