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破空(1963年12月20日-),原名陈劲松。出生于中国四川省三台县。著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旅美中国作家、政治评论家。著作有:《中南海厚黑学》、《假如中美开战》、《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不受欢迎的中国人》、《红色纸老虎内幕》等。除了政治评论,陈破空还有小说《台风》、诗集《绯闻》等著作。其政见与政论主要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香港开放杂志等。常参与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电视台,洛杉矶1300,BBC等媒体的电台评论与访谈节目。现居美国纽约。

语录[编辑]

中国共产党批判[1][编辑]

  • 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源,不在于外部,而在于内部。在于陈旧的制度,在于官场的腐败,在于政府的昏庸。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源更在内部;中共厉行独裁,煽动政治狂热,制造红色恐怖,荒废建设,破坏生产,使中国之倒退与落后,达到空前绝后的程度。
  • 中共谎编教科书,自称“领导了抗日”。然而,墨写的谎言,涂改不了血写的史实。领导抗日战争的,是中国国民党;破坏和利用这场卫国战争的,是中国共产党。正邪自清,忠奸分明。
  • 中共顽固阻挡中国民主化,阻挡得越久,两岸统一的可能性就越小。说到底,如果以统一和分裂为标准来论功罪(共产党宣传如是),可以说,一九四九年,以暴力手段推翻国民政府的共产党,不仅是当年分裂两岸的祸首,也是今日阻碍两岸统一的罪人。
  • 屡犯渎职罪的中共,不仅从未向民众认错、道歉,更无意下台,还随时往自己脸上贴金,“变坏事为好事”。掩盖手法,至今未改。举凡SARS瘟疫、禽流感、艾滋村、层出不穷的矿难等等,中共的“舆论导向”,都着墨于“党和政府的关怀”、“灾情得到控制”云云。人为松弛预警机制,再埋人祸于未来。
  • 由于谎言太多,痕迹太重,当权者怕露马脚,处处设置禁区。举凡“六四”、文革、大饥荒、“大跃进”、反右、抗日战争等,都成了禁区。最后,整个共产党的历史,甚至于整个中国现代史,都成了国内历史研究的禁区。于是在当今中国,一个具有独立思维的史学家,已经无从下笔。
  • 如果连杀人如麻、嗜血成性如毛泽东者,都能获得“三七开”,就意味着:希特勒、斯大林、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人,也都可以获得“三七开”;甚至于,普通犯罪分子、恐怖分子,更可以获得“三七开”。如此,世上岂有正义?又岂有公理?
  • 既然我们不能原谅日本军国主义(异族对我族的杀戮),年年纪念“南京大屠杀”(虽然日本人已经认罪和道歉);我们如何又能原谅共产党(我族败类对我族同胞的杀戮),而不年年纪念“大饥荒”、“文革”、“六四”大屠杀等(况且共产党至今拒绝认罪和忏悔)?
  • 在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背后,血腥满天,哀鸿遍野,拆迁户和失地农民的天怒人怨,构成中国城市“天翻地覆”的最大背景。
  • “就是当掉裤子,也要把原子弹搞上去。”(原中共外长陈毅‧语)、“就是要搞核武器,哪怕中国人死掉一半”(中共头目毛泽东‧语)、“不惜让西安以东的城市变成火海。”(中共末将朱成虎‧语)……罔顾民生,无视生命。中共眼中,只有政权,而毫无人民。这,就是“神舟”飞船的全部“意义”。
  • 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中国富豪们的下场,证明在极权与人治的环境里,所有发家致富,都不过是黄梁一梦。所有荣华富贵,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描载于一艘即将沉没的巨轮,覆灭的结局可想而知。
  • 发源于中国的法轮功,成员遍布世界,其学员未曾在世界各地遭受迫害,唯独在自己的祖国──中国,却受尽驱赶、侮辱、酷刑和虐杀。华人苦恋的祖国,竟如人间炼狱。谁欺负了中国人?答案不言而喻:那个自称“人民政府”的中共,对同胞的蹂躏和欺负,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外侮内辱的总和。
  • 中共本身,是全中国人民和全人类的“敌对势力”。
  • 没有历史长河中的纵向比较,也没有世界空间里的横向比较,比较的范围,仅仅局限于过去的半个多世纪,对中共来说,是它自己跟自己做比较;对一些民众而言,是拿他们短短人生中的前后经历作比较。由此得到的“心理反差”,就是部分中国人满足现状的由来。
  • 中共所说的中国“内政”,不仅国际社会不得干涉,就连中国人民自己,也不得干涉。中国民众中,有议论者或干涉者,轻则受到警告,重则投入监狱,甚至被杀人灭口。所谓中国“内政”,实为中共“家政”。是中共的暴政,而非中国人民的“内政”。
  • 在“人民”的招牌下,没有人民。说“挂羊头卖狗肉”,还嫌太轻;名称与内容,完全相反,等于“反话正说”。比如,中共自定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没有人民,没有共和,甚至于,连“中华”都没有 (中共当政时期,中华文明、文化、文物遭到前所未有的毁灭)。换言之,这一国名,本身就是由三个谎言组成的一个天大谎言。
  • 中共自称“不干涉他国内政”,实际也处处干涉他国内政。区别只是,中共的干涉,都是负面的和反动的,每每为恶势力撑腰,符合其独裁本性。发生在柬埔寨和苏丹的大屠杀,都因中共在背后怂恿或张目,屠杀中的武器,也大都来自中共。这是负面干涉的典型。
  • 中共对待媒体,从来持双重标准。一方面,利用海外的民主空间,派出官方媒体,到他国扎根,宣传自己,随心所欲;另一方面,绝不允许他国媒体到中国立足。到后来,中共甚至干脆规定:外国媒体在中国的报导,须经由中共的新华社审核,以新华社的报导为准。恶霸嘴脸,等于向整个文明世界挑战。
  • 所谓中国军队“美国化”、“美军化”,只有其形,并无其实。正如当初满清的北洋水师,虽打造了类似当时先进国家的现代军队形态,却没有生成当时先进国家的军队灵魂,故而一再腐败、一再沦丧,无以自拔,虽船坚炮利,遭遇外敌,迅即灰飞烟灭。今日共军,依然追求装备的现代化、形态的现代化,而无视精神的现代化。其前景,可想而知。


中国国民性批判[2][编辑]

  • 一个最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家,国民却最缺少集体观念,自私自利,极少为他人和环境着想;一个最强调秩序的国家,国民却最没有秩序,抢先恐后,恣意妄为;一个最强调稳定的国家,国民却最不稳定,首要的就是,情绪最不稳定。
  • 做为中国人,我至少比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的病情。为中国人把脉诊疗,我更有把握,更有发言权,也更有责任。
  • 这个世纪轮到中国人登场?然而,他们给世界呈现了什么?今日中国人形象,与他们自栩的“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相距遥远。
  • 中国人阔起来了,仿佛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为暴发户。然而,当他们涌向台湾和香港,当地人的感受,却是蝗虫肆虐。难怪,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和香港人不愿做中国人。中国以大一统的巨轮逼近台湾和香港,催生的,反而是台独与港独。
  • 中国人崛起。中国人可能什么都有了,唯独丢失了灵魂。这是一个无神论居支配地位的国度。整个国家制度,就建立在非道德的价值之上,又怎能指望国民道德的越级提升?随着独裁统治的冥顽与持久,中国人道德失落,已经跌穿人类的底线。
  • 许多中国人,头脑中早已没有“道德”二字,惯以违规、钻空子、投机取巧和耍赖为能事,以为那才是“有个性”、“有胆量”、敢打拼、能闯荡天下。这种思维,做为一种集体下意识,潜藏于中国社会。
  • 如果说,日本是一个既拥抱了现代文明,又保持了传统文化的国家,中国就正好相反,既没有跨入现代,也丧失了传统,两头不靠边。
  • 中国人沉醉于“四大发明”,躺在千年功劳簿子孤芳自赏。然而,近代美国人汤玛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一人就创下一千多项发明。当代中国人创造力何在?在于造假、抄袭、盗版、剽窃。如果为造假也设立一个世界大奖,比如“诺贝尔造假奖”,那么,所有桂冠和奖金,必为中国人所囊括。
  • 中国人自称是“龙的传人”,然而,龙是不存在的动物,出于中国人的臆想。当今中国人,偷奸耍滑,投机取巧,无孔不入而生存力惊人。不像是龙的传人,更像是鼠的传人。
  • 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金钱,成为他们唯一的宗教、唯一的信仰。这是一个彻底物化的民族,只追求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民主能当饭吃吗?”不能,故而嗤之以鼻。
  • 中国人凡事言利,利字当头,只要有利可图,什么理想、原则、信用,都可抛诸脑后。此为见利忘义。于是,中国人最容易被收买。中国人惯于送红包,彼此行贿,毫不忌讳,正是基于这一民族特性。
  • 从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脸,中国人可以一步跨越。扮演这种双面人,对于深受厚黑文化浸泡的中国人而言,得心应手。毫不费劲,毫无内疚,甚至不知不觉。
  • 好内斗,不团结,一盘散沙,中国人乐此不疲,也认了成王败寇这个中国原理。
  • 中国人的常识,与主流世界的常识大相径庭。中国人的观念,由形形色色的歪理邪念扭结而成。盘根错节的关系学,无处不在的潜规则,让中国社会变得像迷宫一样曲折而复杂。
  • 许多中国人,可以大闹机场、大闹博览会,但如果要他们向政府请愿、示威、争取民主权利,却立即变得胆颤心惊、手脚酸软。这些中国人精于算计:大闹机场、博览会等,并无多大风险,还可以发泄自己,耍一场威风;但对抗政府,轻则被投入大牢,重则遭“就地处置”,代价太大,令之不寒而栗。
  • 总结中国人的生死观: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于是,中国人极度怕死。贪生怕死,为各民族之最。
  • 因为害怕死亡,中国人及时行乐,腐败,淫乱,沉沦,今朝有酒今朝醉。中国人道德沦丧,由来之一,就是贪生怕死的文化根基。
  • 当面君子,背后小人。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到处都是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双面人。只有与中国人相处,才能体会什么叫做虚伪、伪善、假道学。人格分裂,是中国人的常态。
  • 历代中国统治者都强调爱国,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不仅强调“爱国主义”,而且用“爱国主义”这个放大镜,来检视每一个国民。越是强调的东西,越是缺乏。其实,中国人缺的就是这个,爱国。具有看客心态的中国人,并不爱国。中国人爱的顺序,依次是:自己,情人,家庭,朋友……离国家很远。
  • 中国人以不团结、好内斗著称,一盘散沙,然而,中国人却痴迷“大一统”。这又是中国人思维的自相矛盾之处。中国人并不清楚“大一统”会带给他们什么好处,却一味痴迷,既出于民族主义情绪,也出于好面子的心态,以为,越大就越有面子。
  • 中国有成语:上行下效;又有俗话:上梁不正下梁歪。由于中国统治者败坏,老百姓有样学样,也变得败坏。上有暴君,下有暴民;上有恶主,下有刁民。暴政、暴君与暴民、刁民,构成恶性循环,培植出中国特有的仇恨文化。
  • 我常常听到移民美国多年后的中国人彼此感慨:啊,到了美国才知道,不仅人有人权,动物也有动物权。看公园里、街道上的那些鸽子,多么悠闲自在!它们与人类相处怡然,没有人会伤害它们。是的,在中国,不仅没有人权观念,更没有动物权观念。虐待和虐杀动物,中国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 历经蒙古、满清、共产党的浩劫,三大劫难,一次比一次深重,中国的热血志士几乎死绝,英雄豪杰成为“稀有动物”。留下的,大都是小人、懦夫、爬虫。从龙的传人异化为鼠的传人。唯唯诺诺、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不敢造反、不敢革命、不敢越雷池一步。
  • 制度黑暗,凡两千年。可幸的是,当代中国,尽管红墙森严,红朝魔力无边,把控著社会的每一道缝隙,反抗的中国人却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上世纪五十年代,有质问体制的右派;六十年代,有勇敢反毛的烈士;七十年代,有人头攒攒的民主墙;八十年代,有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九十年代,有独立寻找信仰的法轮功群体;二十一世纪,有与极权者斗智斗勇的维权律师群体……挺身而出者,尽管不是大多数,或许,又是一个5%,却是这个民族最后的魂魄所在,微茫的希望所在。也是例外的中国人。


川普当选和川普新政[3][编辑]

  • 如果说,八年前,奥巴马的当选,是在“政治正确”的氛围下,那么今年,八年后,特朗普的当选,就是在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美国人民厌倦了“政治正确”,厌倦了高谈阔论的人道主义,厌倦了慷慨无度的国际主义。美国民众需要的,是自我主义(所谓孤立主义)、美国主义(反国际主义)。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那么自私,就让美国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不遵守规则,那么,就让美国也远离规则一回。
  •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只有在这样的国度,才能产生这样的奇迹:一个门外汉,一个体制外的新人,一个叫板全体建制派的抗议者,得以在人民的帮助下,成为这个伟大国家的领导人。2016年美国大选的故事,标题就是:一个人打败了两个党。这样的奇迹,在其他国家,难以想象;尤其在中国,完全无法想象。
  • 川普当选,的确是美国大选的又一个惊奇。实际上,这是一次回归,一次有力的回归,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着美国优先的修正。
  • 与台湾总统通话,川普是敢作敢为的勇者。这才是政治正确。这些自以为“政治正确”的主流媒体,眼看几届美国政府对暴戾无道的北京独裁者忍气吞声、奥巴马对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罗政权雪中送炭,并没有强烈反弹,反倒对民选的美国总统川普与民选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之间的友好互动大惊小怪。何为“政治正确”?实为“政治不正确”。
  • 川普对“一个中国”的质疑,不会引起世界的不安,潜在地,还可能受到各国欢迎,但北京(以《环球时报》为喇叭筒)的粗暴回应,却肯定会令各国厌恶,甚至,招来敌意和痛恨。比如俄罗斯,绝不乐意看到中国这个核邻居的核力量的提升。在奥巴马围堵(共产)中国的基础上,除了已经到位的日本、印度、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广大亚太国家,上任之后的川普,必联合俄罗斯,对(共产)中国展开更强势、更致命的围堵。
  • 单说北朝鲜,新近曝光的秘密是,中国鸿祥公司长期暗助平壤核计划,直接且从不间断地向北朝鲜提供核元件、核材料、核能源。而类似的中国公司,至少还有十几家。在这些中国公司的背后,就是中国政府。北京与平壤长期演双簧戏、唱黑白脸,企图将美国、韩国和文明世界玩弄于股掌之上。
  • 面对俄罗斯的强势争夺,中美关系面临大考。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对北京统治者来说,无法回避的,还是那个关键词:民主化。为此,中南海需要重温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和共产党在延安所发表的社论:“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

“习核心”[4][编辑]

  • 江泽民受邓小平钦定为“第三代核心”之后,权欲私欲膨胀,轻狂自恃,忘乎所以。以至于,当他交班给胡锦涛(邓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时,竟拒不转让“核心”称号。让中共仅称“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连“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都不肯说。江及其随从的潜台词是,胡虽名为总书记,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帘听政,胡遭架空十年。
  • 如今,习近平取得了“核心”称号,意味着,“习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终于过时。但“习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刚刚超过胡锦涛,与当年的江泽民打平,远逊毛泽东、邓小平。
  • 习若要取得与毛邓比肩的历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邓不曾开创、不曾走过的路,即,不同于毛邓的第三条道路,比如,开启中国民主化之路。
  • 习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斗争四年,才勉强如愿,证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无效。纵观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授权,一旦当选,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权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过与同僚展开权力斗争来谋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着跟政治老人死拼。
  • 中共喉舌嘲笑美国大选,不如嘲笑自己一党专政下的闭门恶斗。仅此一点,就可警示习近平:若要比肩毛邓、超越毛邓,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别无他途。

相关词条[编辑]

资料出处[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陈破空/著,《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博大国际文化有限公司,2007年6月。
  2. 陈破空/著,《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卫出版社,2015年11月。
  3. 自由亚洲电台 川普质疑“一个中国”,北京难以反制。
  4. 自由亚洲电台 解读“习核心”:境外媒体过于简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