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到: 導覽搜尋

陳破空(1963年12月20日-),原名陳勁松。出生於中國四川省三台縣。著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旅美中國作家、政治評論家。著作有:《中南海厚黑學》、《假如中美開戰》、《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不受歡迎的中國人》、《紅色紙老虎內幕》等。除了政治評論,陳破空還有小說《颱風》、詩集《緋聞》等著作。其政見與政論主要發表在「自由亞洲電台」、香港開放雜誌等。常參與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新唐人電視台,洛杉磯1300,BBC等媒體的電台評論與訪談節目。現居美國紐約。

語錄[編輯]

中國共產黨批判[1][編輯]

  • 近代中國落後的根源,不在於外部,而在於內部。在於陳舊的制度,在於官場的腐敗,在於政府的昏庸。二十世紀下半葉,中國與世界先進國家差距進一步拉大,根源更在內部;中共厲行獨裁,煽動政治狂熱,製造紅色恐怖,荒廢建設,破壞生產,使中國之倒退與落後,達到空前絕後的程度。
  • 中共謊編教科書,自稱「領導了抗日」。然而,墨寫的謊言,塗改不了血寫的史實。領導抗日戰爭的,是中國國民黨;破壞和利用這場衛國戰爭的,是中國共產黨。正邪自清,忠奸分明。
  • 中共頑固阻擋中國民主化,阻擋得越久,兩岸統一的可能性就越小。說到底,如果以統一和分裂為標準來論功罪(共產黨宣傳如是),可以說,一九四九年,以暴力手段推翻國民政府的共產黨,不僅是當年分裂兩岸的禍首,也是今日阻礙兩岸統一的罪人。
  • 屢犯瀆職罪的中共,不僅從未向民眾認錯、道歉,更無意下台,還隨時往自己臉上貼金,「變壞事為好事」。掩蓋手法,至今未改。舉凡SARS瘟疫、禽流感、愛滋村、層出不窮的礦難等等,中共的「輿論導向」,都着墨於「黨和政府的關懷」、「災情得到控制」云云。人為鬆弛預警機制,再埋人禍於未來。
  • 由於謊言太多,痕跡太重,當權者怕露馬腳,處處設置禁區。舉凡「六四」、文革、大饑荒、「大躍進」、反右、抗日戰爭等,都成了禁區。最後,整個共產黨的歷史,甚至於整個中國現代史,都成了國內歷史研究的禁區。於是在當今中國,一個具有獨立思維的史學家,已經無從下筆。
  • 如果連殺人如麻、嗜血成性如毛澤東者,都能獲得「三七開」,就意味着:希特拉、斯大林、墨索里尼、東條英機等人,也都可以獲得「三七開」;甚至於,普通犯罪分子、恐怖分子,更可以獲得「三七開」。如此,世上豈有正義?又豈有公理?
  • 既然我們不能原諒日本軍國主義(異族對我族的殺戮),年年紀念「南京大屠殺」(雖然日本人已經認罪和道歉);我們如何又能原諒共產黨(我族敗類對我族同胞的殺戮),而不年年紀念「大饑荒」、「文革」、「六四」大屠殺等(況且共產黨至今拒絕認罪和懺悔)?
  • 在富麗堂皇的高樓大廈背後,血腥滿天,哀鴻遍野,拆遷戶和失地農民的天怒人怨,構成中國城市「天翻地覆」的最大背景。
  • 「就是當掉褲子,也要把原子彈搞上去。」(原中共外長陳毅‧語)、「就是要搞核武器,哪怕中國人死掉一半」(中共頭目毛澤東‧語)、「不惜讓西安以東的城市變成火海。」(中共末將朱成虎‧語)……罔顧民生,無視生命。中共眼中,只有政權,而毫無人民。這,就是「神舟」飛船的全部「意義」。
  • 今日座上賓,明日階下囚。中國富豪們的下場,證明在極權與人治的環境裏,所有發家致富,都不過是黃梁一夢。所有榮華富貴,都不過是過眼雲煙。描載於一艘即將沉沒的巨輪,覆滅的結局可想而知。
  • 發源於中國的法輪功,成員遍佈世界,其學員未曾在世界各地遭受迫害,唯獨在自己的祖國──中國,卻受盡驅趕、侮辱、酷刑和虐殺。華人苦戀的祖國,竟如人間煉獄。誰欺負了中國人?答案不言而喻:那個自稱「人民政府」的中共,對同胞的蹂躪和欺負,超過了歷史上所有外侮內辱的總和。
  • 中共本身,是全中國人民和全人類的「敵對勢力」。
  • 沒有歷史長河中的縱向比較,也沒有世界空間裏的橫向比較,比較的範圍,僅僅局限於過去的半個多世紀,對中共來說,是它自己跟自己做比較;對一些民眾而言,是拿他們短短人生中的前後經歷作比較。由此得到的「心理反差」,就是部分中國人滿足現狀的由來。
  • 中共所說的中國「內政」,不僅國際社會不得干涉,就連中國人民自己,也不得干涉。中國民眾中,有議論者或干涉者,輕則受到警告,重則投入監獄,甚至被殺人滅口。所謂中國「內政」,實為中共「家政」。是中共的暴政,而非中國人民的「內政」。
  • 在「人民」的招牌下,沒有人民。說「掛羊頭賣狗肉」,還嫌太輕;名稱與內容,完全相反,等於「反話正說」。比如,中共自定國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質上,沒有人民,沒有共和,甚至於,連「中華」都沒有 (中共當政時期,中華文明、文化、文物遭到前所未有的毀滅)。換言之,這一國名,本身就是由三個謊言組成的一個天大謊言。
  • 中共自稱「不干涉他國內政」,實際也處處干涉他國內政。區別只是,中共的干涉,都是負面的和反動的,每每為惡勢力撐腰,符合其獨裁本性。發生在柬埔寨和蘇丹的大屠殺,都因中共在背後慫恿或張目,屠殺中的武器,也大都來自中共。這是負面干涉的典型。
  • 中共對待媒體,從來持雙重標準。一方面,利用海外的民主空間,派出官方媒體,到他國紮根,宣傳自己,隨心所欲;另一方面,絕不允許他國媒體到中國立足。到後來,中共甚至乾脆規定:外國媒體在中國的報導,須經由中共的新華社審核,以新華社的報導為準。惡霸嘴臉,等於向整個文明世界挑戰。
  • 所謂中國軍隊「美國化」、「美軍化」,只有其形,並無其實。正如當初滿清的北洋水師,雖打造了類似當時先進國家的現代軍隊形態,卻沒有生成當時先進國家的軍隊靈魂,故而一再腐敗、一再淪喪,無以自拔,雖船堅炮利,遭遇外敵,迅即灰飛煙滅。今日共軍,依然追求裝備的現代化、形態的現代化,而無視精神的現代化。其前景,可想而知。


中國國民性批判[2][編輯]

  • 一個最強調集體主義的國家,國民卻最缺少集體觀念,自私自利,極少為他人和環境着想;一個最強調秩序的國家,國民卻最沒有秩序,搶先恐後,恣意妄為;一個最強調穩定的國家,國民卻最不穩定,首要的就是,情緒最不穩定。
  • 做為中國人,我至少比外國人更了解中國人的病情。為中國人把脈診療,我更有把握,更有發言權,也更有責任。
  • 這個世紀輪到中國人登場?然而,他們給世界呈現了什麼?今日中國人形象,與他們自栩的「文明古國」、「禮儀之邦」相距遙遠。
  • 中國人闊起來了,彷彿一夜之間,搖身一變,成為暴發戶。然而,當他們湧向台灣和香港,當地人的感受,卻是蝗蟲肆虐。難怪,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和香港人不願做中國人。中國以大一統的巨輪逼近台灣和香港,催生的,反而是台獨與港獨。
  • 中國人崛起。中國人可能什麼都有了,唯獨丟失了靈魂。這是一個無神論居支配地位的國度。整個國家制度,就建立在非道德的價值之上,又怎能指望國民道德的越級提升?隨着獨裁統治的冥頑與持久,中國人道德失落,已經跌穿人類的底線。
  • 許多中國人,頭腦中早已沒有「道德」二字,慣以違規、鑽空子、投機取巧和耍賴為能事,以為那才是「有個性」、「有膽量」、敢打拚、能闖蕩天下。這種思維,做為一種集體下意識,潛藏於中國社會。
  • 如果說,日本是一個既擁抱了現代文明,又保持了傳統文化的國家,中國就正好相反,既沒有跨入現代,也喪失了傳統,兩頭不靠邊。
  • 中國人沉醉於「四大發明」,躺在千年功勞簿子孤芳自賞。然而,近代美國人湯瑪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一人就創下一千多項發明。當代中國人創造力何在?在於造假、抄襲、盜版、剽竊。如果為造假也設立一個世界大獎,比如「諾貝爾造假獎」,那麼,所有桂冠和獎金,必為中國人所囊括。
  • 中國人自稱是「龍的傳人」,然而,龍是不存在的動物,出於中國人的臆想。當今中國人,偷奸耍滑,投機取巧,無孔不入而生存力驚人。不像是龍的傳人,更像是鼠的傳人。
  • 大多數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金錢,成為他們唯一的宗教、唯一的信仰。這是一個徹底物化的民族,只追求看得見、摸得着的實惠。「民主能當飯吃嗎?」不能,故而嗤之以鼻。
  • 中國人凡事言利,利字當頭,只要有利可圖,什麼理想、原則、信用,都可拋諸腦後。此為見利忘義。於是,中國人最容易被收買。中國人慣於送紅包,彼此行賄,毫不忌諱,正是基於這一民族特性。
  • 從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臉,中國人可以一步跨越。扮演這種雙面人,對於深受厚黑文化浸泡的中國人而言,得心應手。毫不費勁,毫無內疚,甚至不知不覺。
  • 好內鬥,不團結,一盤散沙,中國人樂此不疲,也認了成王敗寇這個中國原理。
  • 中國人的常識,與主流世界的常識大相逕庭。中國人的觀念,由形形色色的歪理邪念扭結而成。盤根錯節的關係學,無處不在的潛規則,讓中國社會變得像迷宮一樣曲折而複雜。
  • 許多中國人,可以大鬧機場、大鬧博覽會,但如果要他們向政府請願、示威、爭取民主權利,卻立即變得膽顫心驚、手腳酸軟。這些中國人精於算計:大鬧機場、博覽會等,並無多大風險,還可以發洩自己,耍一場威風;但對抗政府,輕則被投入大牢,重則遭「就地處置」,代價太大,令之不寒而慄。
  • 總結中國人的生死觀:人死如燈滅,一死百了。於是,中國人極度怕死。貪生怕死,為各民族之最。
  • 因為害怕死亡,中國人及時行樂,腐敗,淫亂,沉淪,今朝有酒今朝醉。中國人道德淪喪,由來之一,就是貪生怕死的文化根基。
  • 當面君子,背後小人。當面是人,背後是鬼。到處都是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雙面人。只有與中國人相處,才能體會什麼叫做虛偽、偽善、假道學。人格分裂,是中國人的常態。
  • 歷代中國統治者都強調愛國,今天的中國共產黨,不僅強調「愛國主義」,而且用「愛國主義」這個放大鏡,來檢視每一個國民。越是強調的東西,越是缺乏。其實,中國人缺的就是這個,愛國。具有看客心態的中國人,並不愛國。中國人愛的順序,依次是:自己,情人,家庭,朋友……離國家很遠。
  • 中國人以不團結、好內鬥著稱,一盤散沙,然而,中國人卻痴迷「大一統」。這又是中國人思維的自相矛盾之處。中國人並不清楚「大一統」會帶給他們什麼好處,卻一味痴迷,既出於民族主義情緒,也出於好面子的心態,以為,越大就越有面子。
  • 中國有成語:上行下效;又有俗話:上樑不正下樑歪。由於中國統治者敗壞,老百姓有樣學樣,也變得敗壞。上有暴君,下有暴民;上有惡主,下有刁民。暴政、暴君與暴民、刁民,構成惡性循環,培植出中國特有的仇恨文化。
  • 我常常聽到移民美國多年後的中國人彼此感慨:啊,到了美國才知道,不僅人有人權,動物也有動物權。看公園裏、街道上的那些鴿子,多麼悠閒自在!它們與人類相處怡然,沒有人會傷害它們。是的,在中國,不僅沒有人權觀念,更沒有動物權觀念。虐待和虐殺動物,中國人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 歷經蒙古、滿清、共產黨的浩劫,三大劫難,一次比一次深重,中國的熱血志士幾乎死絕,英雄豪傑成為「稀有動物」。留下的,大都是小人、懦夫、爬蟲。從龍的傳人異化為鼠的傳人。唯唯諾諾、戰戰兢兢、誠惶誠恐;不敢造反、不敢革命、不敢越雷池一步。
  • 制度黑暗,凡兩千年。可幸的是,當代中國,儘管紅牆森嚴,紅朝魔力無邊,把控著社會的每一道縫隙,反抗的中國人卻代代相傳、生生不息。上世紀五十年代,有質問體制的右派;六十年代,有勇敢反毛的烈士;七十年代,有人頭攢攢的民主牆;八十年代,有波瀾壯闊的八九民運;九十年代,有獨立尋找信仰的法輪功群體;二十一世紀,有與極權者鬥智鬥勇的維權律師群體……挺身而出者,儘管不是大多數,或許,又是一個5%,卻是這個民族最後的魂魄所在,微茫的希望所在。也是例外的中國人。


川普當選和川普新政[3][編輯]

  • 如果說,八年前,奧巴馬的當選,是在「政治正確」的氛圍下,那麼今年,八年後,特朗普的當選,就是在反「政治正確」的氛圍下。美國人民厭倦了「政治正確」,厭倦了高談闊論的人道主義,厭倦了慷慨無度的國際主義。美國民眾需要的,是自我主義(所謂孤立主義)、美國主義(反國際主義)。既然,其他國家,如中國,都那麼自私,就讓美國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國家,如中國,都不遵守規則,那麼,就讓美國也遠離規則一回。
  • 這是一個神奇的國度,只有在這樣的國度,才能產生這樣的奇蹟:一個門外漢,一個體制外的新人,一個叫板全體建制派的抗議者,得以在人民的幫助下,成為這個偉大國家的領導人。2016年美國大選的故事,標題就是:一個人打敗了兩個黨。這樣的奇蹟,在其他國家,難以想像;尤其在中國,完全無法想像。
  • 川普當選,的確是美國大選的又一個驚奇。實際上,這是一次回歸,一次有力的回歸,對美國傳統價值的回歸。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着美國優先的修正。
  •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這才是政治正確。這些自以為「政治正確」的主流媒體,眼看幾屆美國政府對暴戾無道的北京獨裁者忍氣吞聲、奧巴馬對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羅政權雪中送炭,並沒有強烈反彈,反倒對民選的美國總統川普與民選的台灣總統蔡英文之間的友好互動大驚小怪。何為「政治正確」?實為「政治不正確」。
  • 川普對「一個中國」的質疑,不會引起世界的不安,潛在地,還可能受到各國歡迎,但北京(以《環球時報》為喇叭筒)的粗暴回應,卻肯定會令各國厭惡,甚至,招來敵意和痛恨。比如俄羅斯,絕不樂意看到中國這個核鄰居的核力量的提升。在奧巴馬圍堵(共產)中國的基礎上,除了已經到位的日本、印度、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廣大亞太國家,上任之後的川普,必聯合俄羅斯,對(共產)中國展開更強勢、更致命的圍堵。
  • 單說北朝鮮,新近曝光的秘密是,中國鴻祥公司長期暗助平壤核計劃,直接且從不間斷地向北朝鮮提供核元件、核材料、核能源。而類似的中國公司,至少還有十幾家。在這些中國公司的背後,就是中國政府。北京與平壤長期演雙簧戲、唱黑白臉,企圖將美國、韓國和文明世界玩弄於股掌之上。
  • 面對俄羅斯的強勢爭奪,中美關係面臨大考。如何穩定中美關係?對北京統治者來說,無法迴避的,還是那個關鍵詞:民主化。為此,中南海需要重溫上世紀四十年代毛澤東和共產黨在延安所發表的社論:「讓民主與科學成為結合中美兩大民族的紐帶。」

「習核心」[4][編輯]

  • 江澤民受鄧小平欽定為「第三代核心」之後,權欲私慾膨脹,輕狂自恃,忘乎所以。以至於,當他交班給胡錦濤(鄧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時,竟拒不轉讓「核心」稱號。讓中共僅稱「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連「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都不肯說。江及其隨從的潛臺詞是,胡雖名為總書記,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簾聽政,胡遭架空十年。
  • 如今,習近平取得了「核心」稱號,意味着,「習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終於過時。但「習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剛剛超過胡錦濤,與當年的江澤民打平,遠遜毛澤東、鄧小平。
  • 習若要取得與毛鄧比肩的歷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鄧不曾開創、不曾走過的路,即,不同於毛鄧的第三條道路,比如,開啟中國民主化之路。
  • 習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鬥爭四年,才勉強如願,證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無效。縱觀民主國家,領導人靠選舉上臺,得到人民授權,一旦當選,立即就成了領導核心,權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過與同僚展開權力鬥爭來謀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着跟政治老人死拚。
  • 中共喉舌嘲笑美國大選,不如嘲笑自己一黨專政下的閉門惡鬥。僅此一點,就可警示習近平:若要比肩毛鄧、超越毛鄧,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別無他途。

相關詞條[編輯]

資料出處[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1. 陳破空/著,《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博大國際文化有限公司,2007年6月。
  2. 陳破空/著,《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前衛出版社,2015年11月。
  3. 自由亞洲電台 川普質疑「一個中國」,北京難以反制。
  4. 自由亞洲電台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