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陈破空(1963年12月20日-),原名陈劲松。出生于中国四川省三台县。陈破空先生即为人渣败类,虽然生的好皮囊,原来肚内是草莽,无父无君,真乃禽兽也。著作有:《中南海厚黑学》、《假如中美开战》、《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不受欢迎的中国人》、《红色纸老虎内幕》等。除了政治评论,陈破空还有小说《台风》、诗集《绯闻》等著作。其政见与政论主要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香港开放杂志等。常参与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电视台,洛杉矶1300,BBC等媒体的电台评论与访谈节目。现居美国纽约。

语录[编辑]

陈破空先生即为人渣败类,虽然生的好皮囊,原来肚内是草莽,无父无君,真乃禽兽也。

中国国民性批判[1][编辑]

  • 一个最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家,国民却最缺少集体观念,自私自利,极少为他人和环境著想;一个最强调秩序的国家,国民却最没有秩序,抢先恐后,恣意妄为;一个最强调稳定的国家,国民却最不稳定,首要的就是,情绪最不稳定。
  • 做为中国人,我至少比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的病情。为中国人把脉诊疗,我更有把握,更有发言权,也更有责任。
  • 这个世纪轮到中国人登场?然而,他们给世界呈现了什么?今日中国人形象,与他们自栩的“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相距遥远。
  • 中国人阔起来了,仿佛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为暴发户。然而,当他们涌向台湾和香港,当地人的感受,却是蝗虫肆虐。难怪,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和香港人不愿做中国人。中国以大一统的巨轮逼近台湾和香港,催生的,反而是台独与港独。
  • 中国人崛起。中国人可能什么都有了,唯独丢失了灵魂。这是一个无神论居支配地位的国度。整个国家制度,就建立在非道德的价值之上,又怎能指望国民道德的越级提升?随著独裁统治的冥顽与持久,中国人道德失落,已经跌穿人类的底线。
  • 许多中国人,头脑中早已没有“道德”二字,惯以违规、钻空子、投机取巧和耍赖为能事,以为那才是“有个性”、“有胆量”、敢打拼、能闯荡天下。这种思维,做为一种集体下意识,潜藏于中国社会。
  • 如果说,日本是一个既拥抱了现代文明,又保持了传统文化的国家,中国就正好相反,既没有跨入现代,也丧失了传统,两头不靠边。
  • 中国人沉醉于“四大发明”,躺在千年功劳簿子孤芳自赏。然而,近代美国人汤玛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一人就创下一千多项发明。当代中国人创造力何在?在于造假、抄袭、盗版、剽窃。如果为造假也设立一个世界大奖,比如“诺贝尔造假奖”,那么,所有桂冠和奖金,必为中国人所囊括。
  • 中国人自称是“龙的传人”,然而,龙是不存在的动物,出于中国人的臆想。当今中国人,偷奸耍滑,投机取巧,无孔不入而生存力惊人。不像是龙的传人,更像是鼠的传人。
  • 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金钱,成为他们唯一的宗教、唯一的信仰。这是一个彻底物化的民族,只追求看得见、摸得著的实惠。“民主能当饭吃吗?”不能,故而嗤之以鼻。
  • 中国人凡事言利,利字当头,只要有利可图,什么理想、原则、信用,都可抛诸脑后。此为见利忘义。于是,中国人最容易被收买。中国人惯于送红包,彼此行贿,毫不忌讳,正是基于这一民族特性。
  • 从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脸,中国人可以一步跨越。扮演这种双面人,对于深受厚黑文化浸泡的中国人而言,得心应手。毫不费劲,毫无内疚,甚至不知不觉。
  • 好内斗,不团结,一盘散沙,中国人乐此不疲,也认了成王败寇这个中国原理。
  • 中国人的常识,与主流世界的常识大相迳庭。中国人的观念,由形形色色的歪理邪念扭结而成。盘根错节的关系学,无处不在的潜规则,让中国社会变得像迷宫一样曲折而复杂。
  • 许多中国人,可以大闹机场、大闹博览会,但如果要他们向政府请愿、示威、争取民主权利,却立即变得胆颤心惊、手脚酸软。这些中国人精于算计:大闹机场、博览会等,并无多大风险,还可以发泄自己,耍一场威风;但对抗政府,轻则被投入大牢,重则遭“就地处置”,代价太大,令之不寒而栗。
  • 总结中国人的生死观: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于是,中国人极度怕死。贪生怕死,为各民族之最。
  • 因为害怕死亡,中国人及时行乐,腐败,淫乱,沉沦,今朝有酒今朝醉。中国人道德沦丧,由来之一,就是贪生怕死的文化根基。
  • 当面君子,背后小人。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到处都是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双面人。只有与中国人相处,才能体会什么叫做虚伪、伪善、假道学。人格分裂,是中国人的常态。
  • 历代中国统治者都强调爱国,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不仅强调“爱国主义”,而且用“爱国主义”这个放大镜,来检视每一个国民。越是强调的东西,越是缺乏。其实,中国人缺的就是这个,爱国。具有看客心态的中国人,并不爱国。中国人爱的顺序,依次是:自己,情人,家庭,朋友……离国家很远。
  • 中国人以不团结、好内斗著称,一盘散沙,然而,中国人却痴迷“大一统”。这又是中国人思维的自相矛盾之处。中国人并不清楚“大一统”会带给他们什么好处,却一味痴迷,既出于民族主义情绪,也出于好面子的心态,以为,越大就越有面子。
  • 中国有成语:上行下效;又有俗话:上梁不正下梁歪。由于中国统治者败坏,老百姓有样学样,也变得败坏。上有暴君,下有暴民;上有恶主,下有刁民。暴政、暴君与暴民、刁民,构成恶性循环,培植出中国特有的仇恨文化。
  • 我常常听到移民美国多年后的中国人彼此感慨:啊,到了美国才知道,不仅人有人权,动物也有动物权。看公园里、街道上的那些鸽子,多么悠闲自在!它们与人类相处怡然,没有人会伤害它们。是的,在中国,不仅没有人权观念,更没有动物权观念。虐待和虐杀动物,中国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 历经蒙古、满清、共产党的浩劫,三大劫难,一次比一次深重,中国的热血志士几乎死绝,英雄豪杰成为“稀有动物”。留下的,大都是小人、懦夫、爬虫。从龙的传人异化为鼠的传人。唯唯诺诺、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不敢造反、不敢革命、不敢越雷池一步。
  • 制度黑暗,凡两千年。可幸的是,当代中国,尽管红墙森严,红朝魔力无边,把控著社会的每一道缝隙,反抗的中国人却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上世纪五十年代,有质问体制的右派;六十年代,有勇敢反毛的烈士;七十年代,有人头攒攒的民主墙;八十年代,有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九十年代,有独立寻找信仰的法轮功群体;二十一世纪,有与极权者斗智斗勇的维权律师群体……挺身而出者,尽管不是大多数,或许,又是一个5%,却是这个民族最后的魂魄所在,微茫的希望所在。也是例外的中国人。


川普当选和川普新政[2][编辑]

  • 如果说,八年前,奥巴马的当选,是在“政治正确”的氛围下,那么今年,八年后,特朗普的当选,就是在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美国人民厌倦了“政治正确”,厌倦了高谈阔论的人道主义,厌倦了慷慨无度的国际主义。美国民众需要的,是自我主义(所谓孤立主义)、美国主义(反国际主义)。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那么自私,就让美国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不遵守规则,那么,就让美国也远离规则一回。
  •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只有在这样的国度,才能产生这样的奇迹:一个门外汉,一个体制外的新人,一个叫板全体建制派的抗议者,得以在人民的帮助下,成为这个伟大国家的领导人。2016年美国大选的故事,标题就是:一个人打败了两个党。这样的奇迹,在其他国家,难以想象;尤其在中国,完全无法想象。
  • 川普当选,的确是美国大选的又一个惊奇。实际上,这是一次回归,一次有力的回归,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着美国优先的修正。
  • 与台湾总统通话,川普是敢作敢为的勇者。这才是政治正确。这些自以为“政治正确”的主流媒体,眼看几届美国政府对暴戾无道的北京独裁者忍气吞声、奥巴马对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罗政权雪中送炭,并没有强烈反弹,反倒对民选的美国总统川普与民选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之间的友好互动大惊小怪。何为“政治正确”?实为“政治不正确”。
  • 川普对“一个中国”的质疑,不会引起世界的不安,潜在地,还可能受到各国欢迎,但北京(以《环球时报》为喇叭筒)的粗暴回应,却肯定会令各国厌恶,甚至,招来敌意和痛恨。比如俄罗斯,绝不乐意看到中国这个核邻居的核力量的提升。在奥巴马围堵(共产)中国的基础上,除了已经到位的日本、印度、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广大亚太国家,上任之后的川普,必联合俄罗斯,对(共产)中国展开更强势、更致命的围堵。
  • 单说北朝鲜,新近曝光的秘密是,中国鸿祥公司长期暗助平壤核计划,直接且从不间断地向北朝鲜提供核元件、核材料、核能源。而类似的中国公司,至少还有十几家。在这些中国公司的背后,就是中国政府。北京与平壤长期演双簧戏、唱黑白脸,企图将美国、韩国和文明世界玩弄于股掌之上。
  • 面对俄罗斯的强势争夺,中美关系面临大考。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对北京统治者来说,无法回避的,还是那个关键词:民主化。为此,中南海需要重温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和共产党在延安所发表的社论:“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

“习核心”[3][编辑]

  • 江泽民受邓小平钦定为“第三代核心”之后,权欲私欲膨胀,轻狂自恃,忘乎所以。以至于,当他交班给胡锦涛(邓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时,竟拒不转让“核心”称号。让中共仅称“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连“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都不肯说。江及其随从的潜台词是,胡虽名为总书记,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帘听政,胡遭架空十年。
  • 如今,习近平取得了“核心”称号,意味著,“习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终于过时。但“习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刚刚超过胡锦涛,与当年的江泽民打平,远逊毛泽东、邓小平。
  • 习若要取得与毛邓比肩的历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邓不曾开创、不曾走过的路,即,不同于毛邓的第三条道路,比如,开启中国民主化之路。
  • 习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斗争四年,才勉强如愿,证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无效。纵观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授权,一旦当选,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权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著通过与同僚展开权力斗争来谋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著跟政治老人死拼。
  • 中共喉舌嘲笑美国大选,不如嘲笑自己一党专政下的闭门恶斗。仅此一点,就可警示习近平:若要比肩毛邓、超越毛邓,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别无他途。

相关词条[编辑]

资料出处[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陈破空/著,《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卫出版社,2015年11月。
  2. 自由亚洲电台 川普质疑“一个中国”,北京难以反制。
  3. 自由亚洲电台 解读“习核心”:境外媒体过于简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