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論恐怖活動受害者[編輯]

  • 這一年,我們有欣喜,也有悲傷。「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天津港特別重大火災爆炸、深圳滑坡等事故造成不少同胞失去了生命,還有我們的同胞被恐怖分子殘忍殺害,令人深感痛心。我們懷念他們,願逝者安息、生者安康!群眾的生活中還有一些困難和煩惱。黨和政府一定會繼續努力,切實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保障人民生活改善、保障人民身體健康。
    ——2015年12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發表的2017年新年賀詞

論反恐[編輯]

淹死在馬桶裏[編輯]

淹死在馬桶裏」(俄語:Мочить в сортире,轉寫:Mochit' v sortire),是時任俄羅斯總理(聯邦政府主席)普京在1999年在達吉斯坦視察時所說的一段話。其言論引起了極大迴響,甚至成為了外界對俄羅斯人的刻板印象的一部分。

  • 俄語原話:「Мы будем преследовать террористов везде: в аэропорту — в аэропорту, значит, вы уж меня извините, в туалете поймаем — мы и в сортире их замочим, в конце концов. Всё, вопрос закрыт окончательно 」
    漢譯:「我們將到處追擊恐怖分子,在機場[抓到],就在機場——抱歉,原諒我——[當場槍斃],在廁所抓到就把他淹死在馬桶里;如此,所有問題最終都將得以解決。

在普京發表言論後,這句諺語新增了「突然捕捉並無情地鎮壓任何人」的意思。而對此,蘇聯時期持不同政見人士,弗拉基米爾·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持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為以前使用「淹死在馬桶裏」的含義是「殺死告密者並將其淹死在廁所裏」,而非普京認為的那樣。布科夫斯基認為普京對於這個諺語的由來一無所知——「這是一個來自難民營的罪犯用語:當時斯大林主義時期後期有難民營起義。當時營地很大——每個營地裏有15~20萬個營帳。這些營地的廁所通常設在山上,而這類廁所都是茅坑式的。反叛分子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死了告密者並將他們扔進廁所。因為到了春天,茅坑飄不出腐敗的氣體,那些屍體也會被找不到。[⋯⋯] 因此,「淹死在廁所」這個用語,其實意味着要「淹死線人」。」

俄羅斯共產黨中央總書記根納季·安德烈耶維奇·久加諾夫說道:「為了淹死人在馬桶裏,你必須首先建一個廁所。在那個10年沒有建成一座現代化高科技工廠的時代,那就是一場災難」。

《德國人在克里姆林宮》(Немец в Кремле)一書的作者亞歷山大·格列勃維奇·拉爾(Рар, Александр Глебович)說道:「普京對他當時說了『淹死在廁所裏』這一言論感到後悔。」


福克斯的記者誤認「原諒他們是上帝的事情,我們的任務就是送他們見上帝」一句也是普京的言論,並將其發送至社交媒體。而類似情況在新聞媒體界也十分頻密。而事實上,「原諒他們是上帝的事情,我們的任務就是送他們見上帝」一句是出自於A·J·昆奈爾(A. J. Quinnell)於1980年出版的小說——《火線救援》(Man on Fire),和1987年同名電影,以及2004年的翻拍電影。

新疆反恐、去極端化[編輯]

  • 我本人根本沒有興趣去美國,在美國也沒有一分一厘的資產。所謂的「制裁」,不過是美國政客自取其辱的醜陋鬧劇和令人作嘔的拙劣把戲,根本嚇唬不了誰,更絲毫動搖不了我們推進反恐和去極端化工作、維護新疆長治久安的堅強意志和堅定決心。我們將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繼續堅定不移地打擊暴恐勢力、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任何外部勢力的干擾阻撓都是徒勞無效的。
    事實勝於雄辯,公道自在人心。新疆已連續3年7個月沒有發生暴恐案(事)件,各族群眾生活水平逐年提高,現行標準下的新疆農村貧困人口將全部脫貧,各族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生活安寧祥和,享受着充分的生存權、發展權,分享着偉大祖國的尊嚴。許多美國政客根本沒有來過新疆,卻敢閉着眼睛造謠,實在令人不齒。
    美方的所作所為,完全站在了2500萬新疆人民的對立面,站在了14億中國人民的對立面,站在了人類道義和良知的對立面。美方必須停止以任何形式干涉新疆事務和中國內政。新疆穩定發展繁榮的進程,新疆各族人民團結奮進的腳步,是任何勢力都干擾不了的、阻擋不了的!我對新疆更加美好的未來充滿信心。
    ——陳全國被美國制裁後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