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天下為公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Commons-logo.svg
維基共享資源中相關的多媒體資源:

孫文(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字逸仙,是近代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國父,中國廣東香山縣(今中山市)人。

名言[編輯]

  • 「幼時的境遇刺激我……我如果沒出生在貧農家庭,我或不會關心這個重大問題」[1]:6
    ——二個叔父孫學成、孫觀成早年均因為貧窮必須遠赴他鄉做工謀生,在孫出生前後因病去世,孫看到清朝績弱不振,受到外國強敵欺侮,增加自己從事反清革命的動機
  • 「革命思想之成熟固予長大後事,然革命之最初動機,則予在幼年時代鄉關宿老談話時已起。宿老者誰?太平天國中殘敗之老英雄是也。」[2]:226
  • 「人死了怎麼樣?……但是我死之後不要我的生命就此完結!」[3]:34
    ——曾問母親,母親說:「種種事情都完了!死完結了一切,文。」[3]:34
  • 「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4]:7
    ——回憶首次前赴檀香山
  • 「我抱歉我使你失望。我抱歉不能在中國古人所走的路上盡我的責任。如其我的良心允許我,我也願意遵守中國的法律做事,不是一味要遵守外國的法律。但是中國自己並不能盡自己的責任。我能不遵守已敗壞的習慣。你曾很慷慨地予我的產業,我很願意還給你。我不再有什麼要求。財富不足以動我心。金錢是中國的災害之一。金錢可以用之正當,也可以用之不正當,不幸在中國官場以金錢充賄賂,以致增加人民負擔。兄長,請你完全告訴我怎麼樣把產業交還給你。」[3]:167-168
    ——回答兄長孫眉,1884年
  • 「予在廣州學醫甫一年,聞香港有英文醫校開設,予以其學課較優,而地方較自由,可以鼓吹革命,故投香港學校肄業。」[5]
    ——回憶在香港華人西醫書院肄業
  • 「我中國之民,俗尚鬼神,年中迎神賽會之舉,化帛燒紙之資,全國計之每年當在數千萬,此以有用之財作無益之事,以有用之物作無用之施,此冥冥一大漏巵,其數較鴉片為尤甚!」[6]:13
    ——〈上李鴻章書〉,1894年1月
  • 「是役也,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載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7]:90
    ——回憶黃花崗起義
  • 「憶吾幼年,從學村塾,僅識之無。不數年得至檀香山,就傅西校,見其教法之善,遠勝吾鄉。故每課暇,輒與同國同學諸人,相談衷曲。而改良祖國,拯救同群之願,於是乎生。當時所懷,一若必使我國人人皆免苦難,皆享福樂而後快者。」
    ——〈在廣州嶺南學堂的演說〉,1912年5月7日
  • 「今後立國大計,即首在排去專制時代之種種惡習。」[7]:374
    ——出席國民黨上海交通部懇親會,1913年1月10日
  • 「以個人名義,聯絡兩國感情」[7]:374
    ——致電袁及北京政府,告以即將赴日訪問,1913年2月4日
  • 「山田良政君弘前人也庚子又八月革命軍起惠州君挺身赴義遂戰死鳴呼其人道之犧牲興亞之先覺也身雖殞滅而志不朽矣」[7]:圖第14頁
    ——謹撰並書〈山田良政君碑〉,1913年2月27日
  • 「當南北統一之際僕推薦袁世凱於參議院原望其開誠布公盡忠民國以慰四萬萬人之望自是以來僕於權利所在則為引避危疑之交則為襄助雖激昂之士對於袁氏時有責言僕之初衷未嘗少易不意宋案發生袁氏陰謀一旦盡揭僕於當時已將反對袁氏之心宣布天下使袁氏果知公義自在輿論難誣爾時即應辭職以謝國民何圖袁氏專為私謀倒行不已以致東南人民荷戈而逐旬日之內相連並發大勢如此國家安危人民生死胥繫於袁氏一人之去留為公僕者不以國利民福為懷反欲犧牲國家與人民以爭一己之位置中華民國豈容開此先例顧願全體國民一致主張令袁氏辭職以息戰禍庶可以挽國危而慰民望無任翹企之至」[7]:圖第28頁
    ——宣言督促袁世凱辭職,1913年7月22日
  • 「主誓人孫文為救中國危亡拯生民困苦願犧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權利統率同志再舉革命務達民權民生兩主義並創制五權憲法使政治修明民生樂利措國基於鞏固維世界之和平特誠謹矢誓如左 一實行宗旨 二慎施命令 三盡忠職務 四嚴守秘密 五誓共生死 從茲永守此約至死不渝如有貮心甘受極刑 中華民國廣東省香山縣 孫文 民國三年七月八日立」[7]:圖第29頁
    ——誓約,1914年7月8日
  • 「我愛我國,我愛我妻。我不是神,我是人。我是革命者,我不能受社會惡習所支配。」[8]:409
    ——〈在東京對同志的聲言〉,1915年10月25日
  • 「顧吾國之大患,莫大於武人之爭雄。南與北如一丘之貉。雖號稱護法之省,亦莫肯俯首法律及民意之下。……仍願以匹夫有責之身,立於個人地位,以盡其扶助民國之天職」[7]:116
    ——通過《軍政府改組修正案審查報告》後,即向國會辭去大元帥職並發表通電,1918年5月4日
  • 「當科學未發明之前,固全屬不知而行,及行之而猶有不知者。故凡事無不委之於天數氣運,而不敢以人力為轉移也。迨人類漸起覺悟,始有由行而後知者,乃甫有欲盡人事者矣,然亦不能不聽之於天也。至今科學昌明,始知人事可以勝天,凡所謂天數氣運者,皆心理之作用也。」[9]:222
    ——〈建國方略之一:孫文學說——行易知難〉,1919年5月20日
  • 「兄弟底三民主義,是集合中外底學說,應世界底潮流所得的。就是美國前總統林肯底主義,也有與兄弟底三民主義符合底地方,其原文為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這話苦沒有適當底譯文,兄弟把他譯作『民有』、『民治』、『民享』。……他這『民有』、『民治』、『民享』主義,就是兄弟底『民族』、『民權』、『民生』主義。」[10]:475-476
    ——〈在中國國民黨本部特設駐粵辦事處的演說〉,1921年3月6日
  • 「精誠無間同憂樂,篤愛有緣共死生。」
    ——贈宋慶齡對聯,1922年
  • 「我給你一個山區,一個最荒涼的沒有被現代文明所教化的縣。那兒住着苗族人。他們比我們的城裡人更能接受共產主義,因為在城裡,現代文明使城裡人成了共產主義的反對者。你們就在這個縣組織蘇維埃政權吧,如果你們的經驗是成功的,那麼我一定在全國實行這個制度。」[11]:264[8]:448
    ——對共產國際派到廣州之達林說,1922年4月27日
  • 「從前人人問我,你的革命(與現代化)思想從何而來?我今直答之:革命(與現代化)思想乃正從香港而來,從香港此一殖民地而來。(英語原文:「Where and how did I get my revolutionary and modern ideas? I got my ideas in this very place; in the Colony of Hong Kong.」)」[12]:2
    ——〈在香港大學的演說〉(又名〈革命思想之產生〉),1923年2月19日
  • 「英國及歐洲之良政治,並非固有者,乃經營而改變之耳。從前英國政治亦復腐敗惡劣,顧英人愛自由,僉曰:『吾人不復能忍耐此等事,必有以更張之。』有志竟成,卒達目的,我因此遂作一想曰:『曷為吾人不能改革中國之惡政治耶?』」
    ——〈在香港大學的演說〉,1923年2月19日
  • 「吾黨與他(鮑羅廷)等所主張,皆是三民主義,主義既是相同,但吾黨尚未有良好方法,所以仍遲遲不能成功。他等氣魄厚,學問深,故能想出良好方法。吾等想革命成功,一定要學他,吾等在革命未成功之前,既是人自為戰,今後應該結合團體而戰,為有紀律的奮鬥;因為要學他的方法,所以我請鮑君做黨的訓員,使之訓練吾黨同志……望各同志犧牲自己成見,誠意去學他的方法。」[13]:437-438
    ——〈在廣州大本營國民黨員的演說〉,1923年11月25日
  • 「歐美有歐美的社會,我們有我們的社會,彼此的人情風土,各不相同。我們能夠照自己的社會情形,迎合世界潮流去做,社會才可以改良,國家才可以進步。如果不照自己社會的情形,迎合世界潮流去做,國家便要退化,民族便受危險。」
    ——〈民權主義第五講〉,1924年4月20日
  • 「中國革命遲遲不能成功,就是因為沒有真正革命武裝隊伍。為了早日完成革命的使命,我們才下決心改組國民黨,建立黨軍,使革命與民眾力量相結合,這就是創辦黃埔陸軍軍官學校主旨。」[14]:142
    ——在黃埔軍校開學禮演說,1924年6月16日
  • 「原夫反革命之發生,實繼承專制時代之思想,對內犧牲民眾之利益,對外犧牲國家利益,以保持其過去時代之地位。觀於袁世凱之稱帝,張勳之復辟,馮國璋徐世昌之毀法,曹錕吳佩孚之竊位盜國,十三年來連續不絕,可知其分子雖有新陳代謝,而其傳統思想始終如一。此等反革命之惡勢力,以北京為巢窟,而流毒於各省。……此戰之目的不僅在推倒軍閥,尤在推倒軍閥所賴以生存的帝國主義。蓋必如是。然後反革命之根株乃得永絕,中國乃能脫離次殖民地之地位,以造成自由獨立國家也。」[14]:147
    ——發表《中國國民黨北伐宣言》,1924年9月18日
  • 「革命委員會當要馬上成立,以對付種種非常之事。漢民、精衛不加入,未嘗不可。蓋今日革命,非學俄國不可。而漢民已失此信仰,當然不應加入,於事乃為有濟;若必加入,反多妨礙,而兩失其用,此固不容客氣也。精衛本亦非俄派之革命,不加入亦可。我黨今後之革命,非以俄為師,斷無成就。而漢民、精衛恐皆不能降心相從。且二人性質俱長於調和現狀,不長於徹底解決。現在之不生不死局面,有此二人當易於維持,若另開新局,非彼之長。故只好各用所長,則兩有裨益。若混合做之,則必兩無所成。所以現在局面由漢民、精衛維持調護之。若至維持不住,一旦至於崩潰,當出快刀斬亂麻,成敗有所不計。今之革命委員會,則為籌備以出此種手段,此固非漢民、精衛之所宜也。故當分途以做事,不宜拖泥帶水以敷衍也。此覆。再:明日果有罷市之事,則必當火速將黃埔所有械彈運韶,再圖辦法。如無罷市,則先運我貨前來,商械當必照所定條件分交各戶可也。若兄煩於保管,可運至兵工廠或河南行營暫存俱可。即候毅安

孫文十月九日」[2]:693-694[7]:156-157

  • ——寫信給蔣介石,1924年10月9日
  • 「國民革命之目的,在造成獨立自由之國家,以擁護國家及民族之利益。此種目的,與帝國主義卻使中國永為其殖民地者絕對不能相容……不僅在推倒軍閥,尤在推倒軍閥所賴以生存的帝國主義。……凡武力與帝國主義結合者無不敗,反之,與國民結合以速國民革命之進行者無不勝」[7]:162
    ——《北上宣言》,1924年11月
  • 「現在國家的責任就在你們這些年輕人身上,而且,尤其是你們東北的年輕人,介乎這日、俄兩大之間,你們很難應付。」[15]:317
    ——對張學良説,1925年
  • 「……生死本不足念,但所抱定的主義,還沒有完全實現,總是遺憾。希望你們努力奮鬥,使國民會議早日開成,達成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的目的,我在九泉之下也安心了。」[16]:251
    ——在遺囑上簽名,稍休後説幾句話勉勵各同志,1925年3月11日
  • 「正如上帝曾派遣耶穌到人間,同樣地,衪把我派遣到這個世上來。」[12]:434
    ——臨終時對孔祥熙說,1925年3月
  • 「吾粵之所以為全國重者,不在乎地形之便利,而在人民進取心之堅強,不在物質之進步,而在人民愛國心勇敢。」[17]
  • 「天下為公」[18]
  • 「治本於農」
  • 「逆天者必受殃,害人者終害已。」
  • 「夫事功在百世,而權位不過一時。」
  • 「亡國人世界無位置也。」
  • 「建設難而破壞易。」
  • 「感化就是宣言。」
  •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
  • 「有道德始有國家,有道德始有世界。」
  • 「有志之士,當立心做大事,不可立心做大官。」
  • 「為什麼要把向來統一的國家再來分裂呢?提倡中國分裂的人一定是野心家。」
  •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這一點已牢牢地印在我國的歷史意識中,正是這種意識使我們能夠作為一個國家而被保存下,盡管它過去遇到了許多破壞的力量。」
  • 「統一的方法,有輿論和武力兩種。」
  • 「聞吾有再造支那之謀,創興共和之舉,不遠千里,相來訂交,期許甚深,勖勵極摯。」
    ——序,宮崎滔天《三十三年之夢》

語錄[編輯]

以天下為己任。
凡事有利於人者,未必有害於已。
  • 「以天下為己任。」
  • 「凡事有利於人者,未必有害於已。」
  • 「人類進化之原則與物種進化之原則不同,物種以競爭為原則,人類則以互助為原則。」
  • 「欲使國強,非人人習武不可。」
  • 「聰明才智越大者,當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聰明才智略小者,當服百十人之務,造百十人之福;至於全無能力者,當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2009/12/19 更新)
  • 「單單是引進鐵路、火車、電話、電報這樣一些西方的物質文明措施,卻不進行政治改革,只能為國內的貪污腐敗敲詐勒索,打開更加廣闊的門路」[19]
  • 「革命二字出於《易經》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一語,日人稱吾黨為革命黨,意義甚佳,吾黨以後即稱革命黨可也。」[20]:1
    • 1895年11月12日[21]
  • 「這一次革命是國民革命,並不是偉人革命。」[22]
    • 賴忠誠之精神感人之深,國民革命軍因此而起,1911年
  • 「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23]:1
    • 〈臨時大總統誓詞〉,1912年1月1日
  • 「盡掃專制之流毒,確定共和,普利民生。」
    • 《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1912年
  • 「金錢是比較地不重要的東西。」[3]:76
    • 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忠誠」
  • 「我所要的第一是誠實的官吏。但是中國官吏誠實之外還需要別種美德。中國需要有創造新事業才能,使中國人從事實業以生利的官吏。我不管誰任命為中央政府的官,只要人民自身在立法上面有全權對於任命官沒有否認。我不注意於置我的朋友於職位,因為我並不要我已經退位的執行大權有所衝突。我的事業現在是建設的。我不要干涉你的職務上的自由。倘使我干涉你的自由,我就要照我干涉的程度而負失敗的責任。我並不要干涉你的執行職務,也不要別人干涉我的建設職務。倘使我要任用我的朋友,我可以用在我自己的地方。所以我不注意官吏的任命。我的志願是愈急速愈好開始我的建設事業,開始建築我所計劃的中國鐵路統系。我們有了鐵路統系發達於全國,就可以為了人民的利益以開闢工商業的道路。農業的中國要變成工業的中國了。為取不正當利益而找官做的人,就要改變從賦稅上取利的法子而向更有利的服務的路上了。」[3]:89-90
    • 袁世凱問:「你對於中央政府用人的意見怎麼樣呢?」
  • 「鐵路是開發新地的企業第一件需要的事情。私人組織建築受政府管理的辦法須經議會通過。這個是同美國建築鐵路計劃相符的。倘使鐵路歸政府所有,就有謀官的人以牟利的機會。倘使是歸私人公司所有,不能得外國投資。倘屬私人組織,仍歸政府管理,就可脫離政治勢力,且有政府管理的益處。」[3]:90
    • 答袁世凱問:「你怎麼樣可以做這種種事情呢?」
  • 「求學之心思,皆以利權為目的,及目的達到,由是用其智識剝害民權,助桀為虐。是學問反為賊民賊國之根由。」[24]:423
    • 〈在北京湖廣會館學界歡迎會的演說〉,1912年8月30日
  • 「知革命之真理者,大半由教會所得來。」[25]:447
    • 〈在北京基督教等六教會歡迎會的演說〉,1912年9月5日
  • 「人類進化之目的為何?即孔子所謂『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耶穌所謂『爾旨得成,在地若天』,此人類所希望,化現在之痛苦世界而為極樂之天堂者是也。」[26]:195-196
    • 〈建國方略之一:孫文學說——行易知難〉,1919年5月20日

題詞[編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27]
    ——從浙江觀潮返上海後題詞,1916年9月15日
  • 「精誠無間同憂樂,篤愛有緣共死生。慶齡賢妻」[8]:418
    ——贈宋慶齡題詞,1922年
  •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28]8月19日之每日名言
    ——在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上題詞,1923年10月10日

談話[編輯]

  • 「余以人民自治為政治之極則,故於政治之精神,執共和主義。」[29]
    • 在日本與宮崎寅藏談論其革命宗旨與方法,1897年
  • 「一個新的、開明而進步的政府必定要取代舊政府。當這一目標實現以後,中國將不僅能使自己擺脫困境,而且還有可能解救其他國家,維護其獨立和領土完整。在中國人中間,有高度文化素養的大不乏人,我們相信,他們必能承擔組織一個新政府的重任,為了把舊的中國君主政權改變為共和政體,思慮精到的計劃早已制訂出來了。」[30]
    • 與倫敦《濱海雜誌》記者談話,1911年11月
  • 「人民群眾已經為迎接一個新型政權作好準備。他們希望改變政治和社會處境,以擺脫目前普遍存在的可悲的生活狀況。國家正處於緊張狀態,恰似一座乾燥樹木的叢林,只需星星之火,就能使它燃燒起來。人民已為驅除韃虜作好準備,一旦革命勢力在華南取得立足點,他們就會聞風響應。」[31]
    • 與倫敦《濱海雜誌》記者談話,1911年11月
  • 「顛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此國民之公意,文實遵之,以忠於國,為眾服務。至專制政府既倒,國內無變亂,民國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認,斯時文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謹以此誓於國民。中華民國元年元旦。」
    • 大總統誓詞,1912年1月1日
  • 「現代軍人,只懂軍事是不夠的;軍事以外,還必須了解政治。所以你到日本以後,應該注意考察政治。」[32]
    • 在上海法租界莫利愛路二十九號住宅與李宗黃談話,1918年7月
  • 「許多人以為中國不適用民主政治,因為人民知識程度太低。我不信有這話,我認為說這話的人還沒有明白『權能』兩字的意義。」[33]
    • 《逐件來解釋民眾間對國民會議的懷疑》(二)《開國民會議與人民知識程度無干》,時間不詳
  • 「我他無所懼,唯恐同志受內外勢力的壓迫,屈服與投降耳。」[34]
    • 臨終前與諸同志談話,1925年3月11日

著作、書信[編輯]

  • 「執信忽然殂折,使我如失左右手。計吾黨中知兵事且能肝膽照人者,今已不可多得;惟兄之勇敢誠篤與執信比,而知兵則又過之。」[35]:755-756
  • 「陳逆之變,介石赴難來粵,入艦侍予側,而籌策多中,樂與余及海軍將士共死生。茲紀殆為實錄,亦直其犖犖大者,其詳乃未遽更僕數。余非有取於其溢詞,僅冀掬誠與國人相見而已。」
    • 蔣介石著:《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序,1922年10月10日
  • 「余之從事革命,建主義以為標的,定方略以為歷程,集畢生之精力以赴之,百折而不撓。求天下之仁人志士,同趨於一主義之下,以同致力,於是有立黨;求舉國之人民,共喻此主義,以身體而力行之,於是有宣傳;求此主義之實現,必先破壞而後有建設,於是有起義。」[36]
    • 〈中國革命史〉

關於三民主義[編輯]

  • 「余維歐美之進化,凡以三大主義,曰民族,曰民權,曰民生。」[37]
    • 同盟會《民報》第一號發刊詞,1905年11月26日,東京
  • 「三民主義的精神,就是要建設一個極和平、極自由、極平等的國家。不但在政治上要圖工商業的發達,一面是要圖工人經濟生活的安全幸福。」[38]
    • 《要圖工人經濟生活的安全幸福》,1919年6月
  •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 手書黃埔軍官學校訓詞(中國國民黨黨歌詞,中華民國國歌歌詞)
  • 「我輩之三民主義首淵源於孟子,更基於程伊川之說。孟子實為我等民主主義之鼻祖。社會改造本導於程伊川,乃民生主義之先覺。其說民主、尊民生之議論,見之於二程語絲。僅民族主義,我輩於孟子得一暗示,復鑒於近世之世界情勢而提倡之也。」[39]:532
    • 〈與日人某君的談話〉,1924年2月
  • 「更行簡單言之:民族主義是對外人爭平等的,不許外國人欺負中國人;民權主義是對本國人爭平等的,不許有軍閥官僚的特別階級,要全國男女的政治地位一律的平等; 民生主義是對於貧富爭平等的,不許全國男女有大富人和大窮人的分別,要人人都能夠做事,人人都有飯吃。這就是三民主義的大意,諸君要詳細研究。」[40]:31
    • 〈在廣東第一女子師範學校校慶紀念會的演說〉,1924年4月4日
  • 「大家到鄉村去宣傳,有什麼方法可以講明白三民主義,令一般農民都覺悟呢?」[41]
    • 《要真為農民謀幸福》,1924年8月21日

關於革命[編輯]

  • 「要知道過去革命所以失敗最大的原因,就是不肯服從一個領袖的命令。我們現在做革命能夠成功,以後黨內的一舉一動,就要領袖來指導,由全體黨員去服從。至於那一個人來做領袖,這是沒有關係的。假使你黃先生願意當領袖,我們就可以在誓約內寫明『服從黃先生』,我個人當然也填誓約來服從你的。如果你不願意當領袖,就由我來當領袖,那末你就應該服從我。至於誓約上要打指模,完全是表示加入革命的決心,決不是含侮辱的意思。」[42]
    • 〈與黃興的談話〉,1914年春
  • 「喚起民眾導之以奮鬥,實現革命繼之以努力。」
對中國國民黨同志共勉,1920年1月1日
  • 「本大總統的性質,生平是愛革命,諸君要歡迎本大總統革命的性質。本大總統想要中國進步,不但是對於政治,主張非要革命,就是對於學問,也主張要革命;要把全中國人幾千年走錯了的路,都來改正,所以主張學問和思想都要經過一番革命。」[43]
在桂林學界迎會的演說,1922年1月22日
  • 「我們要革命的緣故,因為是知道了種族的束縛、政權的束縛、經濟的束縛種種不好的道理,所以要拼死命去打破他們。」[44]
在桂林學界迎會的演說,1922年1月22日
  • 「當俄國革命時,用獨裁政治,諸事一切不顧,只求革命成功……其能成功,即因其將黨放在國上。我以為今日是一大紀念日,應重新組織,把黨放在國上。」
  • 「因為愛,所以革命。」
  • 「革命之功用,在使不平等歸於平等。」
  • 「為甚麼十二年來,人民都以為禍亂是革命產生出來的?中國大多數人的心理,『寧為太平犬,不作亂離王』。這種心理不改變,中國是永不能太平的。因為有這種心理,所以樣樣敷衍茍安,枝枝節節,不求一徹底痛快的解決,要曉得這樣是不行的。你不承認十二年的禍亂是革命黨造成的麼?民意大多數卻承認是這樣的。」[45]
在廣州全國學生評議會的演說,1923年8月15日
  • 「革命的方法,有軍事的奮鬥,有宣傳的奮鬥。軍事的奮鬥,是推翻不良的政府,趕走一般軍閥官僚;宣傳的奮鬥,是改變不良的社會,感化人群。要消滅那一般軍閥,軍事的奮鬥固然是很重要;但是改造國家,還要根本上自人民的心理改造起,所以感化人群的奮鬥更是重要。」[46]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的演說,1923年10月15日
  • 「事無大小,必須持以毅力,澈底做成功。平日立志,應該想做大事,不可想做大官。」[47]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的演說,1923年10月15日

演說[編輯]

我們採取了三種主義:民族、民權、民生。
  • 「我們採取了三種主義:民族、民權、民生。」[48]
    ——在南京中國同盟會會員餞別會演說,1912年4月1日
  • 「實現社會革命可能是很困難的,但革命成為事實的時候是迫近了。我們並不想揣測革命的實現會對國家帶來多少激烈的手段和危險。」[48]
    ——在南京中國同盟會會員餞別會演說,1912年4月1日
  • 「我們要國事和黨事分開辦。國事無論怎麼樣,這總是要辦的。」[49]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黨所重的是有一定的主義;為要行一定的主義,就不能不重在人。本來舊國家的政治也是重人,現代新國家乃重在法。但法從何來?須要我們人去造成他。所以黨的作用,也就不能不重人。黨本來是人治,不是法治。我們要造法治國家,只靠我們同黨人的心理。黨之能夠團結發達,必要有二個作用:一是感情作用,二是主義作用;至於法治作用,其效力甚小。」[49]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像美洲等國,可謂民權發達,怎麼還有革命的事發生呢?只為人民的生活太難,貧富的階級相去太遠,那社會革命的事自然就免不了……我們革命失敗,全是日本搗鬼」[49]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須知現在人民有一種專制積威下來的奴隸性,實在不容易改變……一般人民還不曉得自己去站那主人的地位。我們現在沒有別法,只好用些強迫的手段,迫着他來做主人,教他練習練習。」[50]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9日
  • 「宣傳就是勸人。要勸世人都明白本黨主義,都來傾向本黨,便要諸君自己先明白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知道怎麼樣去宣傳。到了知道怎麼樣去宣傳,那便是宣傳人才。要有很多的宣傳人才,非要辦一個宣傳學校,慢慢的養成不可。」[51]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演說,1923年10月15日
  • 「真正的全民政治必須先要有民治,然後才能夠說真是民有,真是民享。」[52]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 「不能實行民權主義,便不能說是民治,不是民治怎麼可以說是民國呢?」[53]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 「地方自治,是在兵事完結之後,把全國一千六百多縣都畫分開,將地方上的事情讓本地方人民自己去治,政府毫不幹涉。」[54]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 「東方的文化是王道,西方的文化是霸道;講王道是主張仁義道德,講霸道是主張功利強權;講仁義道德,是由正義公理來感化人;講功利強權,是用洋槍大砲來壓迫人。」[55]
    ——在神戶高等女校對神戶商業會議所等五團體演講,1924年11月28日

遺言[編輯]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
  • 「和平,奮鬥,救中國。」[56]

遺書[編輯]

  •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16]:249-250-政治遺書
  •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併進以取得勝利。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遺書

口號[編輯]

  •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
    ——興中會
  •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
    ——同盟會

評價[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語錄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 孫大炮
    ——民間評價
  • 孫文亂黨
    ——清政府、中華民國北京政府
  • 國賊孫文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1915年,因孫文亂黨武裝叛亂,中華民國北京政府頒佈《懲辦國賊條例》,並發行楊度撰寫的《國賊孫文》。)

參考文獻[編輯]

  1. 宮崎寅藏著、陳鵬仁譯. 《宮崎滔天論孫中山黃興》. 台北: 正中書局. 1977. 
  2. 2.0 2.1 黃宇和. 《孫中山: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 台北市: 聯經出版. 2016. ISBN 978-957-08-4828-1. 
  3. 3.0 3.1 3.2 3.3 3.4 3.5 [美]林白克. 《孫逸仙傳記》, 二十世紀中國叢書, 徐植仁譯.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9-7-3. 
  4. 吳倫霓霞等編:《孫中山在港澳與海外活動史蹟》,廣州:中山大學孫中山研究所、香港: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
  5. 孫文. 第八章〈有志竟成〉. 《孫文學說——知難行易(心理建設)》. 
  6.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第一卷.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 
  7.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張磊、張蘋. 《孫中山傳》.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1. 
  8. 8.0 8.1 8.2 黃宇和. 孫文革命:《聖經》和《易經》. 中華書局(香港). 2015. ISBN 978-988-8301-67-8. 
  9.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第六卷. 北京: 中華書局. 
  10.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第五卷. 北京: 中華書局. 
  11. 孫中山. 〈與達林的談話〉. 《孫中山集外集》. 1922-04-27. 
  12. 12.0 12.1 黃宇和. 《三十歲前的孫中山——翠亨、檀島、香港1866-1895》. 中華書局(香港). 2011. ISBN 978-988-8104-67-3. 
  13. 《孫中山全集》第八卷. 中華書局. 1981. 
  14. 14.0 14.1 編審陳佳榮、呂振基,作者譚松壽、羅國潤、黃家樑、陳志華. 《中國歷史3》(中學三年級適用). 香港: 現代教育研究社. 2013. ISBN 978-962-11-1257-6. 
  15. 張學良口述、唐德剛著. 《張學良口述歷史》. 初版. 台北: 遠流出版. 2009-03-01. 
  16. 16.0 16.1 劉中和編著. 《國父傳》, 中華偉人傳記叢書. 台北: 益群書店. 1984. ISBN 9575520858. 
  17. 黃樹森編:《廣東九章:經典大家為廣東說了甚麼》,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頁
  18. 出自禮記
  19. 孟醒:在中國「翻牆」是你唯一的選擇
  20. 馮自由. 〈革命二字之由來〉. 《革命逸史》初集. 重印本.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 
  21. 孫中山. 《孫中山集外集》.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22. [美]林白克. 《孫逸仙傳記》, 二十世紀中國叢書, 徐植仁譯.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76. ISBN 978-988-15119-7-3. 
  23.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卷二.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1986. 
  24.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卷二.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1986. 
  25.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卷二.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1986. 
  26.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卷六.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1986. 
  27. 《孫中山題詞遺墨彙編》,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年,武昌,第37頁
  28. [美]林白克. 《孫逸仙傳記》, 二十世紀中國叢書, 徐植仁 譯.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13. ISBN 978-988-15119-7-3. 
  29. 《國父全集》第二冊.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 1981:  777. 
  30. 孫中山:《我的回憶》,刊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73頁
  31. 孫中山:《我的回憶》,刊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73頁
  32. 李宗黃:《總理的訓示》,刊重慶《掃蕩報》,1945年5月5日
  33. 上海《民國日報》總編輯葉楚倫回憶孫中山談話之筆記,刊上海《民國日報》,1924年12月1日
  34. 據何香凝1925年4月13日追悼孫中山時說,刊《廣州民國日報》1925年4月21日《上海全埠黨員追悼孫總理》
  35. 《國父全集》第三冊
  36. 《國父全集》第二冊,台北:近代中國出版社,1989年,第357頁
  37. 秦考儀主編《國父全集》,近代中國出版社,1979年,台北,第二冊,第256頁
  38. 戴季陶:《訪孫先生的談話》,刊上海《民國日報》1919年6月22日副刊《星期評論》
  39.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第九卷. 北京: 中華書局. 
  40. 孫中山. 《孫中山全集》第十卷. 北京: 中華書局. 
  41. 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1版,第189頁,ISBN 9787511502537
  42. 陳旭麓、郝盛潮主編:《孫中山集外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第220-221頁
  43. 人鶴(陳群)記:《孫總統對桂林學界之演說》,刊《民國日報》第三版,上海:民國日報社,1922年2月6、7日
  44. 人鶴(陳群)記:《孫總統對桂林學界之演說》,刊《民國日報》第三版,上海:民國日報社,1922年2月6、7日
  45. 〈在全國學生評議會之演說〉,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46.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47.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48. 48.0 48.1 《中國革命的社會意義》,據北京《人民日報》1956年11月11日
  49. 49.0 49.1 49.2 〈民九修改黨章之說明〉,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50. 〈訓政之解釋〉,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51.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52.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53.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54.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55. 〈大亞洲主義〉,據《過日言論》,轉載自[1]
  56. 塗柏鏗. 【史海鉤沉】從北平和談到跟風台獨 國民黨的分裂與質變. 香港01. 2020-02-14 [2020-03-19] (中文(香港)). 

參見[編輯]

中華民國國家元首
軍政府鄂軍都督 黎元洪
臨時大總統 孫中山袁世凱
北洋政府大總統 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錕段祺瑞張作霖
國民政府主席 譚延闓蔣中正林森蔣中正
中華民國總統 總統府LOGO 蔣中正李宗仁蔣中正「復行視事」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