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像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政治運動要「七八年再來一次」。

文化大革命,全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發動的一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運動。

文革語錄[編輯]

  • 八億人口,不行嗎?
    ——1975年12月31日在中南海書房裏會見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女兒朱莉及其丈夫戴維時的談話

文革伊始毛劉之爭[編輯]

  • 不要搞工作組,可以搞點觀察員進行調查研究,不要發號施令。整風,關門整風才不行哩!過去《人民日報》不在我們手裏,文化部不在我們手裏,北京市委不在我們手裏,這些東西都不在我們手裏,不發表聶元梓那樣的大字報,那才不行哩!現在我們有些同志害怕群眾,共產黨員害怕群眾那還了得?下去搞兩個鐘頭也好,不要老坐在屋裏嘛!下去頭腦就清醒一點。
    ——毛澤東〈同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等談話〉(1966年7月24日)[1]:119
  • 主要是要改變派工作組的政策。不要工作組,要由革命師生自己搞革命,成立革命委員會,不那麼革命的中間狀態的人也參加一部分。誰是壞人?壞到甚麼程度?如何革命?只有他們懂得,工作組不懂得。他們到了那裏,不搞革命。
    ——毛澤東〈同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等和大區書記談話〉(1966年7月25日)[1]:120
  • 大,並不可怕。……世界上有些大的東西,其實並不可怕。
    ——毛澤東(載1966年7月26日《人民日報》)

炮打司令部[編輯]

  • 1966年8月1日至8月12日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十一次全體會議期間,8月5日,毛澤東用鉛筆在一張報紙的邊角上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月7日,毛澤東在謄清稿上修訂後加標題,並附聶元梓等七人的大字報,由當日會議印發。這份大字報不點名地批評了劉少奇等「某些領導同志」,提出中共中央存在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1967年8月5日,《人民日報》正式全文發佈:
    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評論,寫得何等好呵!請同志們重讀這一張大字報和這個評論。可是在50多天裏,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聯想到1962年的右傾和1964年形「左」實右的錯誤傾向,豈不是可以發人深醒的嗎?
  • 危害革命的錯誤領導,不應當無條件接受,而應該堅決抵制。
    ——〈對《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寫的批註〉(1966年8月5日手稿)[1]:111
  • 你(劉少奇)在北京專政嘛,專得好!
    ——1966年8月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擴大會議上[1]:124
  • 講客氣一點,是方向性錯誤,實際上是站在資產階級立場,反對無產階級革命。為甚麼天天講民主,民主來了,又那麼怕? [1]:124
    ——1966年8月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擴大會議上
  • 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1]:124
    ——1966年8月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擴大會議上
  • 什麼池淺王八多,要改一個字,明明是池深王八多嘛!
    ——有人在北京大學大歷史系貼出一副對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被監督北大文革的李訥匯報給毛澤東聽了,毛澤東回應道[1]:124-125
  • 至於這次全會所決定的問題,究竟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要看以後的實踐。我們所決定的那些東西,看來群眾是歡迎的。……對犯錯誤的同志總是要給他出路,要准許改正錯誤。不要認為別人犯了錯誤,就不許他改正錯誤。我們的政策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一看二幫,團結——批評——團結。我們過去批評國民黨,國民黨說黨外無黨,黨內無派,有人就說,『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我們共產黨也是這樣。你說黨內無派?它就是有,比如說對群眾運動就有兩派,不過是佔多佔少的問題。如果不開這次全會,再搞幾個月,我看事情就要壞得多。所以,我看這次會是開得好的,是有結果的。
    ——〈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閉幕會上的講話〉(1966年8月12日)[1]:127-128
  • 鄧小平耳朵聾,一開會就在我很遠的地方坐着。一九五九年以來,六年不向我匯報工作,書記處的工作他就抓彭真。你們說他有能力嗎?(聶榮臻說:這個人很懶。)
    ——在中央政治局匯報會上的講話(1966年10月)
  • 這不是個別人的問題,這是一個階級反對另一個階級。有些人不很理解,說我們太過分了。
    ——同波蘭客人楊力談話(1966年12月21日)[1]:154

不許整學生[編輯]

  • 回到北京後,感到很難過,冷冷清清,有的學校大門都關起來了。甚至有些學校鎮壓學生運動。誰去鎮壓學生運動?只有北洋軍閥共產黨怕學生運動是反馬克思主義。有人天天說走群眾路線,為人民服務,實際卻是走資產階級路線,為資產階級服務。
    團中央應該站在學生運動這邊,可是他們站在鎮壓學生運動那邊。
    誰反對文化大革命美帝蘇修日修,反動派。
    藉口「內外有別」是怕革命大字報貼出去又蓋起來,這樣的情況不允許,這是方向性錯誤,趕快扭轉,把一切框框打得稀巴爛!
    我們相信群眾,做群眾的學生,才能當群眾的先生。現在這次文化大革命是個驚天動地的大事情。能不能,敢不敢過社會主義這一關?這一關是最後消滅階級,縮短三大差別。
    反對,特別是資產階級「權威」思想,這就是破。如果沒有這個破,社會主義的立,就立不起來;要做到一斗、二批、三改,也是不可能的。
    坐辦公室聽匯報不行。只有依靠群眾,相信群眾,鬧到底。準備革命革到自己頭上來。黨政領導、黨員負責同志,應當有這個準備。現在要把革命鬧到底,從這方面鍛煉自己,改造自己,這樣才能趕上。不然,就只有靠在外面。
    有的同志斗別人很兇,斗自己不行,這樣自己永遠過不了關。
    靠你們引火燒身,煽風點火,敢不敢?因為是燒到自己頭上。同志們這樣回答:準備好,不行就自己罷自己的官。生為共產黨員,死為共產黨員。坐沙發、吹風扇的生活不行。
    給群眾定框框不行。北京大學看到學生起來,定框框,美其名曰「納入正軌」,其實是納入邪軌。
    有的學校給學生戴反革命帽子。這樣就把群眾放到對立面去了。不怕壞人,究竟壞人有多少?廣大的學生大多數是好人。
    〔有人提出亂的時候,打亂檔案怎麼辦?〕怕什麼?壞人來證明是壞人,好人你怕什麼?要將「怕」字換成一個「敢」字。要最後證明社會主義關是不是過。
    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1966到了7月19日「毛澤東同志同中央幾個負責同志的談話」(載《毛澤東選集》第七卷)
    背景:1963年到1966年「清理反動學生」運動;1966年毛主席下令「不許整學生」。

要文斗不要武鬥[編輯]

  • 黨的政策不主張打人。但對打人也要進行階級分析,好人打壞人活該;壞人打好人,好人光榮;好人打好人誤會。以後不許打人。
    ——《關於打人問題》(1966年8月1日)
  • 第六條: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分清敵我矛盾。「在進行辯論的時候,要文斗,不用武鬥。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1966年8月8日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即《十六條》)

「文革」初期,發生了紅衛兵強迫抄家、侮辱人格、打人傷人的野蠻行為。對此《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傳達毛澤東的指示,:』實現這一場大革命,要用文斗,不用武鬥。」1966年8月,毛澤東至少兩次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講到「不要武鬥」。1967年1月22日,毛澤東接見軍委碰頭會擴大會議的高級將領,批評造反派說,:「軍隊裏對廖漢生、劉志堅、蘇振華搞『噴氣式』,一斗就是四五個小時,污辱人格、體罰,這個方式不文明。造反派造反有理嘛,搞『噴氣式』幹什麼?」這年9月16日,毛澤東在浙江談到要正確對待幹部問題時,又一次對武鬥提出批評,:』對待幹部不能像對待地主一樣,罰跪、搞噴氣式、抄家、戴高帽子、掛牌子,這種做法我是反對的。這種做法破壞了我們的傳統,對國民黨的杜幸明、黃維、王耀武還優待嘛!「對於發生在各派群眾組織之間大規模的武鬥,毛澤東稱之為全面內戰」。這種內亂的局面,是毛澤東始料未及的,也是不願意看到的。1967年底,他說,:「有些事情,我們事先沒有想到。每個機關、每個地方都分成兩派,搞大規模武鬥,也沒有想到。」為了解決群眾組織之間的分歧,他指示,:』在工人階級內部,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更沒有理由一定要分裂為勢不兩立的兩大派組織。」

隨着武鬥的升級,毛澤東運用自己的權威,親自出面制止武鬥。1968年,他簽發了七三佈告」和七二四佈告」,以制止發生在廣西柳州、桂林、南寧地區和發生在陝西的反革命事件」。不久,他又派遣數千人的工人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進駐武鬥激烈的清華大學,制止武鬥,收繳武器,拆除武鬥工事。在工宣隊受到蒯大富等人的武力抗拒,造成5人死亡、731人受傷的嚴重後果時,毛澤東發了雷霆之怒。7月28日凌晨,他接見了北京的「五大學生領袖」,即聶元梓、蒯大富、韓愛晶、譚愛蘭、王大兵,嚴厲地訓誡說:「文化大革命搞了兩年,你們現在是一不鬥,二不批,三不改。斗是斗,你們少數大專學校是在搞武鬥。現在的工人、農民、戰士、居民都不高興,就連擁護你那一派的也有人不高興,你們脫離了工人、農民、戰士、學生的大多數。」接着明確提出:「誰如果還繼續違犯,打解放軍,破壞交通、殺人、放火,就是犯罪;如果有少數人不聽勸阻,堅持不改,就是土匪,就是國民黨,就要包圍起來,還繼續頑抗,就要實行殲滅。」

毛澤東在會見美國友人斯諾時,鮮明地表達了他反對武鬥的立場,:「這個文化大革命中有兩個東西我很不贊成。一個是講假話,口裏說『要文斗不要武鬥』,實際上下面又踢人家一腳,然後把腳收回來。人家說,你為什麼踢我呀?他又說,我沒有踢呀,你看,我的腳不是在這裏嗎?講假話。後頭就發展到打仗了,開始用長矛,後頭用步槍、迫擊炮。所以那個時候外國人講中國大亂,不是假的,是真的,武鬥。第二條我很不高興,就是捉了俘虜虐待。紅軍、人民解放軍不是這樣的,他們優待俘虜。不打,不罵,不搜腰包,發路費回家,不槍斃,軍官都不槍斃,將軍那樣大的軍官都沒有槍斃嘛,解除武裝了嘛,你為什麼還要虐待呀?我們歷來就立了這個規矩。」

  • 1960年代,埃德加·斯諾和毛澤東一起在天安門城樓檢閱紅衛兵,問:「我常常想,不知道那些呼口號最響,揮動旗子最起勁的人,是不是像有些人說的在打着紅旗反紅旗?」
    • 毛澤東:「這些人分三種,一種是真心實意的;第二種是隨大流,因為別人喊『萬歲』,他們也跟着喊;第三種人是偽善的,你千萬別受這一套的騙。人總是要死的,任何人都避免不了要見上帝,這是自然規律,誰能活一萬歲?」
    我最反感的有兩件事,一件是虐待『走資派』——那些罷了官接受再教育的黨員和其他人,過去我們抓了俘虜不打不罵,還發了路費讓他們回家呢!現在因虐待他們已經拖延了黨的重建和改造。」
    第二件事就是說假話。有人一面說要文斗,不要武鬥,而實際上卻在桌子下面踢人家一腳,然後把腳收回來。當被踢得那個人問他:「你為什麼踢我啊?」他又說:「我沒有踢啊,你看,我的腳不是還在這裏嗎?」

對文革的評論[編輯]

  • 母親自殺,是我最難以言說的痛。
    ——鍾南山的母親廖月琴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堪批鬥羞辱而自殺。
  •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創了馬列主義新篇章。
    ——《歌唱社會主義祖國》
  • 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對於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建設社會主義,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時的。
    ——毛澤東
  • 萬里河山紅爛漫,文化革命勝利輝煌,工人階級領導一切,七億人民鬥志昂揚。
    ——《我們走在大路上》

參考文獻[編輯]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引用錯誤:無效的 <ref> 標籤,未定義名稱為 毛六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