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Commons-logo.svg
維基共享資源中相關的多媒體資源: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語錄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抗日戰爭,又稱八年抗戰十四年抗戰對日抗戰抗戰,日本稱為日中戰爭日語日中戦争日中戰爭にっちゅうせんそう Nitchū Sensō)、支那事變日語支那事変支那事變しなじへん Shina Jihen)、聖戰日語聖戦聖戰せいせん seisen),是於1937——1945年,中日之間發生的戰役的總稱,以日本投降而結束。

十四年抗戰語錄[編輯]

參見:毛澤東#抗日戰爭蔣中正#抗日張學良#抗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抗日

九一八事變[編輯]

  • 日本人想控制我,我不會給他們做傀儡。
    ——張學良
  •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中華民國北平市政府急令各校不得停課遊行。司徒雷登學生運動共產主義思潮的看法,與胡適等學者正相反。司徒雷登帶領幾百燕京大學師生上街,他走在隊伍最前面首先喊出後來的流行口號「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
    ——中共抗日將領吉鴻昌就義詩》(1934年11月24日被國民黨槍決於北平陸軍監獄)
    遺言:「我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槍,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給我拿個椅子來,我得坐着死。」接着又說:「我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後挨槍。你在我眼前開槍,我要親眼看到敵人的子彈是怎樣打死我的。」
  • 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在陝北瓦窯堡黨的活動分子會議上所作的報告)

七七事變[編輯]

  • 為祖國生命而戰!為民族生存而戰!為國家獨立而戰!為領土完整而戰!為人權自由而戰!大中華民族抗日救國大團結萬歲!——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
  • 寇深矣!禍亟矣!同胞們,起來,一致的團結啊!我們偉大的悠久的中華民族是不可屈服的。起來,為鞏固民族的團結而奮鬥!為推翻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而奮鬥!勝利是屬於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勝利萬歲!
    ——1937年7月15日《中共中央爲公佈國共合作宣言》(1937年9月22日,中國國民黨中央通訊社以《中國共產黨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為題發表電文;又叫《共赴國難宣言》)
  • 蘇維埃中央政府與紅軍革命軍事委員會更號召全國凡屬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團體、人民、黨派,贊助我們停戰議和一致抗日的主張,組織停止內戰的促進會,派遣代表隔斷雙方火線,督促並監視這一主張的完全實現。——停戰議和一致抗日通電

八年全面抗戰[編輯]

  • 議長秘書公鑒東電悉庚因事未能赴會甚歉茲有提案三宗乞代徵求參政員足數同意並提請公決(一)日寇未退出我國土之前凡公務員對任何人談和平條件概以漢奸國賊(二)大中學校在抗戰期間禁放暑假(三)長衣馬褂限期廢除以振我民族雄武精神陳嘉庚叩首
    ——1938年10月26日,國民參政會秘書處收到愛國華僑企業家、國民參政會參政員陳嘉庚的電報提案(其中30字論漢奸),被鄒韜奮稱為「古今中外最偉大的一個提案」;11月2日,國民參政會第一屆第四次會議通過「公務員不得談和平」(8個字)決議案。
  • 全中國的同胞們,將士們,各黨各派的抗日同志們!當此偉大抗戰的三周年紀念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謹以最誠懇最熱烈的心懷向我全國同胞,前線將士,各黨各派抗日同志致民族革命的敬禮,向我三年以來的殉國烈士致無限的哀悼,向我負傷將士與被難同胞致深切的慰問。——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為抗戰三周年紀念對時局宣言
  • 讓我們的敵人在我們的聯合戰線面前發抖吧,勝利是一定屬於我們的!——中國共產黨致中國國民黨書
  • 全中國的民眾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掠,聲討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漢奸賣國賊蔣介石,擁護中國蘇維埃與中國工農紅軍抗日反蔣的英勇鬥爭,擁護中國共產黨救國圖存唯一正確的主張!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併吞華北併吞全中國!——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為日本帝國主義併吞華北及蔣介石出賣華北出賣中國宣言
  • 日本軍閥夙以征服亞洲,並獨霸太平洋爲其國策。數年以來,中國不顧一切犧牲,繼續抗戰,其目的不僅所以保衞中國之獨立生存,實欲打破日本之侵略野心,維護國際公法、正義及人類福利與世界和平,此中國政府屢經聲明者。——國民政府對日本宣戰布告
  • 希望三國互相尊重其原來的特質,在東亞建設以道義為基礎的新秩序的共同理想下,互為善鄰,緊密合作,以形成東亞永久和平之軸心,並以此為核心,對整個世界和平作出貢獻。——日、滿、華共同宣言
  • 內亂不止,天災匪禍。相逼而來,速我危亡呼!——蔣中正
  • 日人侵略實行,世界之第二次世界大戰於是開始矣!不知各國人士能見及此否?——蔣中正
  • 余決心即定,不論各國態度與國際聯會結果如何,為保障國土與公理計,任何犧牲在所不惜。——蔣中正
  • 目前方針是必須打日本,但又決不可打得太兇。不打則國民黨不能諒解,中間派亦會說話,但如打得太兇,則有相反危險,日本將轉向我們報復,國民黨坐收漁利,並將進攻邊區。恩來電是轉給你作參考的,他電中反映國民黨及外國人的壓力,我們不可不聽,又不可盡聽。望按此總方針調節我們的行動,在一部分地方打得大些,而在其他地區則打得小些,使國民黨覺得我們真在打就好了。——毛澤東
  • 我們認為,決裂並非不可避免。你們不應採取分裂的方針。正相反,在依靠主張保存抗日統一戰線的群眾的同時,共產黨應採取一切取決於它自己的行動,來避免決裂。請求你們重新審查自己的立場並告知你們的考慮和建議。——格奧爾基·季米特洛夫
  • 毛澤東利用表面上正確的分析和共產國際的建議,以掩飾其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的活動。他口頭上說團結,行動上卻拒絕團結,對日本人的軍事行動減少了,反對國民黨的口號提出來了。——彼得·弗拉基米洛夫

日本投降[編輯]

  • 宜舉國一家,子孫相傳,確信神州不滅,念任重道遠,傾總力建設將來,誓篤道義、鞏志操,發揚國體精華,以期無後世界之進運。爾臣民,其克體朕意。——昭和天皇

戰後評論[編輯]

  • 日本就是在美國的幫助下才占了大半個中國。日本沒有鐵,沒有石油,煤也很少。這三樣東西都是美國源源不斷地給日本送去的。
    ——毛澤東〈與蒙哥馬利的談話〉(1960年5月27日)
  • 若無有抗日救國的好思想,焉能夠捨己救人不慌張!
    ——《沙家浜
  • 共產黨作為民主的勢力,願意為大多數人民、為老百姓服務,為抗日各階級聯合的民主政權而奮鬥……
    ——劉少奇
  • 抗日戰爭,既是一場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的較量,更是一場意志和精神的較量。
    ——胡錦濤
  • 國共兩黨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全體中華兒女不分黨派、民族、階級、地域,眾志成城,同仇敵愾,用鮮血和生命捍衛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相互配合、協同作戰,都為抗戰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湧現出一大批氣壯山河的抗戰英雄。歷史將永遠銘記為抗日戰爭勝利英勇獻身的先烈們。
    ——習近平

毛主席感謝日本軍閥[編輯]

  • 以後同日本軍閥打仗,又和蔣介石合作。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
    ——《美帝國主義是中日兩國人民的共同敵人》(1960年6月21日)[1]:201
  • 我們解放後,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説:「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佔占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不可能勝利。」
    ——〈從歷史來看亞非拉人民鬥爭的前途〉(1964年7月9日)[1]:383
  • 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國……就奪取不了政權!日本軍閥過去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中國人民既不能覺悟,也不會團結起來,這樣一來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對中國人民來說已沒有其它出路了,所以才覺悟起來開始武裝鬥爭,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軍閥。
    ——〈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的談話〉(1964年7月10日),載《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 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
    ——對舊日軍中將遠藤三郎說的話,見於王俊彥《大外交家周恩來》(北京:經濟日報出版社,1988年版)
  • 誰想到我們能夠占領大陸啊?(斯諾:你想到了。)(毛主席):想是想啊,但能不能占領還不知道啊。要到占領的那一天才算數嘛。後頭日本人又來了。所以我們說尼克松好就是這個道理。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鬥爭,我們搞了一個百萬軍隊,占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
    ——《會見斯諾的談話紀要》(1970年12月18日)[2]:169
  • 我們從沒有軍隊,發展到三十萬人的軍隊,結果我自己犯錯,這不能怪蔣介石,把南方根據地統統失掉,只好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座的,有我,還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軍隊有多少呢?從三十萬減至二萬五千人。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皇軍呢?就是日本皇軍來了,我們和日本皇軍打,才又和蔣介石合作。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一百二十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啊?
    出處:文革期間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參考文獻[編輯]

  1. 1.0 1.1 引用錯誤:無效的 <ref> 標籤,未定義名稱為 文8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2. 引用錯誤:無效的 <ref> 標籤,未定義名稱為 稿13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