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语录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抗日战争,又称八年抗战十四年抗战对日抗战抗战,日本称为日中战争日语日中戦争日中戰爭にっちゅうせんそう Nitchū Sensō)、支那事变日语支那事変支那事變しなじへん Shina Jihen)、圣战日语聖戦聖戰せいせん seisen),是于1937——1945年,中日之间发生的战役的总称,以日本投降而结束。

十四年抗战语录[编辑]

參見:毛澤東#抗日戰爭蔣中正#抗日張學良#抗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抗日

九一八事变[编辑]

  • 日本人想控制我,我不会给他们做傀儡。
    ——張學良
  •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华民国北平市政府急令各校不得停课游行。司徒雷登学生运动共产主义思潮的看法,与胡适等学者正相反。司徒雷登带领几百燕京大学师生上街,他走在队伍最前面首先喊出后来的流行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中共抗日将领吉鸿昌就义诗》(1934年11月24日被国民党枪决于北平陆军监狱)
    遗言:“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给我拿个椅子来,我得坐着死。”接着又说:“我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后挨枪。你在我眼前开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样打死我的。”
  • 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在陕北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所作的报告)

七七事变[编辑]

  • 為祖國生命而戰!為民族生存而戰!為國家獨立而戰!為領土完整而戰!為人權自由而戰!大中華民族抗日救國大團結萬歲!——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
  • 寇深矣!禍亟矣!同胞們,起來,一致的團結啊!我們偉大的悠久的中華民族是不可屈服的。起來,為鞏固民族的團結而奮鬥!為推翻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而奮鬥!勝利是屬於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勝利萬歲!
    ——1937年7月15日《中共中央爲公佈國共合作宣言》(1937年9月22日,中国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以《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为题发表电文;又叫《共赴国难宣言》)
  • 蘇維埃中央政府與紅軍革命軍事委員會更號召全國凡屬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團體、人民、黨派,贊助我們停戰議和一致抗日的主張,組織停止內戰的促進會,派遣代表隔斷雙方火線,督促並監視這一主張的完全實現。——停戰議和一致抗日通電

八年全面抗战[编辑]

  • 议长秘书公鉴东电悉庚因事未能赴会甚歉兹有提案三宗乞代征求参政员足数同意并提请公决(一)日寇未退出我国土之前凡公务员对任何人谈和平条件概以汉奸国贼(二)大中学校在抗战期间禁放暑假(三)长衣马褂限期废除以振我民族雄武精神陈嘉庚叩首
    ——1938年10月26日,国民参政会秘书处收到爱国华侨企业家、国民参政会参政员陈嘉庚的电报提案(其中30字论汉奸),被邹韬奋称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11月2日,国民参政会第一届第四次会议通过“公务员不得谈和平”(8个字)决议案。
  • 全中国的同胞们,将士们,各党各派的抗日同志们!当此伟大抗战的三周年纪念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谨以最诚恳最热烈的心怀向我全国同胞,前线将士,各党各派抗日同志致民族革命的敬礼,向我三年以来的殉国烈士致无限的哀悼,向我负伤将士与被难同胞致深切的慰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抗战三周年纪念对时局宣言
  • 让我们的敌人在我们的联合战线面前发抖吧,胜利是一定属于我们的!——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
  • 全中国的民众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掠,声讨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贼蒋介石,拥护中国苏维埃与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反蒋的英勇斗争,拥护中国共产党救国图存唯一正确的主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并吞华北并吞全中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日本帝国主义并吞华北及蒋介石出卖华北出卖中国宣言
  • 日本軍閥夙以征服亞洲,並獨霸太平洋爲其國策。數年以來,中國不顧一切犧牲,繼續抗戰,其目的不僅所以保衞中國之獨立生存,實欲打破日本之侵略野心,維護國際公法、正義及人類福利與世界和平,此中國政府屢經聲明者。——國民政府對日本宣戰布告
  • 希望三國互相尊重其原來的特質,在東亞建設以道義為基礎的新秩序的共同理想下,互為善鄰,緊密合作,以形成東亞永久和平之軸心,並以此為核心,對整個世界和平作出貢獻。——日、滿、華共同宣言
  • 內亂不止,天災匪禍。相逼而來,速我危亡呼!——蔣中正
  • 日人侵略實行,世界之第二次世界大戰於是開始矣!不知各國人士能見及此否?——蔣中正
  • 余決心即定,不論各國態度與國際聯會結果如何,為保障國土與公理計,任何犧牲在所不惜。——蔣中正
  • 目前方针是必须打日本,但又决不可打得太凶。不打则国民党不能谅解,中间派亦会说话,但如打得太凶,则有相反危险,日本将转向我们报复,国民党坐收渔利,并将进攻边区。恩来电是转给你作参考的,他电中反映国民党及外国人的压力,我们不可不听,又不可尽听。望按此总方针调节我们的行动,在一部分地方打得大些,而在其他地区则打得小些,使国民党觉得我们真在打就好了。——毛澤東
  • 我们认为,决裂并非不可避免。你们不应采取分裂的方针。正相反,在依靠主张保存抗日统一战线的群众的同时,共产党应采取一切取决于它自己的行动,来避免决裂。请求你们重新审查自己的立场并告知你们的考虑和建议。——格奧爾基·季米特洛夫
  • 毛澤東利用表面上正確的分析和共產國際的建議,以掩飾其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的活動。他口頭上說團結,行動上卻拒絕團結,對日本人的軍事行動減少了,反對國民黨的口號提出來了。——彼得·弗拉基米洛夫

日本投降[编辑]

  • 宜举国一家,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不灭,念任重道远,倾总力建设将来,誓笃道义、巩志操,发扬国体精华,以期无后世界之进运。尔臣民,其克体朕意。——昭和天皇

战后评论[编辑]

  • 日本就是在美国的帮助下才占了大半个中国。日本没有铁,没有石油,煤也很少。这三样东西都是美国源源不断地给日本送去的。
    ——毛泽东〈與蒙哥马利的谈话〉(1960年5月27日)
  • 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沙家浜
  • 共产党作为民主的势力,愿意为大多数人民、为老百姓服务,为抗日各阶级联合的民主政权而奋斗……
    ——劉少奇
  • 抗日战争,既是一场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较量,更是一场意志和精神的较量。
    ——胡錦濤
  • 国共两党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体中华儿女不分党派、民族、阶级、地域,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都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涌现出一大批气壮山河的抗战英雄。历史将永远铭记为抗日战争胜利英勇献身的先烈们。
    ——習近平

毛主席感谢日本军阀[编辑]

  • 以後同日本軍閥打仗,又和蔣介石合作。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
    ——《美帝國主義是中日兩國人民的共同敵人》(1960年6月21日)[1]:201
  • 我們解放後,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説:“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佔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國主義,中国共產党也不可能勝利。”
    ——〈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1964年7月9日)[1]:383
  • 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就夺取不了政权!日本军阀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中国人民既不能觉悟,也不会团结起来,这样一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对中国人民来说已没有其它出路了,所以才觉悟起来开始武装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军阀。
    ——〈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的談話〉(1964年7月10日),载《毛澤東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 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
    ——對旧日軍中將遠藤三郎說的話,见于王俊彥《大外交家周恩來》(北京:經濟日報出版社,1988年版)
  • 谁想到我们能够占领大陆啊?(斯诺:你想到了。)(毛主席):想是想啊,但能不能占领还不知道啊。要到占领的那一天才算数嘛。后头日本人又来了。所以我们说尼克松好就是这个道理。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个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
    ——《会见斯诺的谈话纪要》(1970年12月18日)[2]:169
  • 我們從沒有軍隊,發展到三十萬人的軍隊,結果我自己犯錯,這不能怪蔣介石,把南方根據地統統失掉,只好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座的,有我,還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軍隊有多少呢?從三十萬減至二萬五千人。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皇軍呢?就是日本皇軍來了,我們和日本皇軍打,才又和蔣介石合作。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一百二十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啊?
    出处:文革期間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文8的引用提供文字
  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稿13的引用提供文字

参见[编辑]